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伊辛】当段超穿成伊辛 07


抱歉!!更迟了!考据和爆字的叠加效果让人绝望_(:з」∠)_眼看越写越长,决定还是先放一部分上来了,更多狗血内容码字中!

段超穿越电影《烈日灼心》伊辛,恶搞小短篇,并不了解演员,更多地是在用段超来写伊辛,脑洞仅图一乐。注意:段超不是CP!

07、

最近所里的气氛让人窒息,何松和阿猫他们合计了一番,就觉着这一定辛小丰的锅!自从辛小丰更加神出鬼没之后,伊队的脾气也变得躁起来。

倒也不是说有谁挨了批,只是伊队话更少了,但那双鹰一般的眼睛却越发锐利了,气场更是强得要命,有几个常犯的小毛贼见到伊谷春那副样子都是吓得分外乖觉,还没审就一五一十倒了豆子,生怕撞在了枪口上。

也只有辛小丰还无所觉似的,照旧以伊队为中心执行着命令,但有时候那拼命的架势让何松他们瞅着都担心,整个人也疏离了几分,只让人看着觉得心事重重的。

——————————————————

一个人的天赋能有多重要,段奕宏从没体会地如此彻底——他可是要作为伊谷春办案的!!他能怎么办?他也只能把伊谷春经手过的卷宗全搜罗出来,白天在局里气定神闲,外出公干时颐指气使,晚上死命翻卷背书力求自己能速成为一个警察……还不是个一般的警察!

这个时候,段奕宏才从笔记里深刻地意识到伊谷春那种敏锐如刀的力量,它透过凌厉的笔锋显露出来,仿佛天生就是用来惩奸除恶的。而如果说伊谷春在调来的之前经手的案子是大风大浪的话,现在辖区里的案子倒是斜风细雨了许多,但伊谷春仍旧经常换了便衣走街串巷,也得到了许多不平常的蛛丝马迹。

段奕宏第一千零一次感谢伊谷春记录笔记的习惯,一切要点都条理清晰地分列于纸上,堪称救命稻草。但就这么点儿“斜风细雨”也仍旧让段奕宏边看边出了冷汗,人民警察不是好当的,他们是直面黑暗的第一线,虽然不是天天抓通缉犯破命案,也不是像电影里那样平时只有跳楼抓贼的。

现在看到这些,他才依稀想起,书中有提到过贩制冰毒的,甚至连电影里那幕冲赌也应该是经过了几番交锋才被顺利逮到。手上的笔记详细地记录了前两次伊谷春是怎样落败的,而接下来,与资深赌徒何老板的斗法将成为他的任务,只能赢、不能输!

“我Cao……”

伊谷春的身体带来了一些不属于他的习惯,比如粗口、比如烟瘾。段奕宏不得不点上一支烟来平复身体的焦躁,同时也起身开窗,把烟味给散了。

冷冽的寒风嗖地窜进来,一阵凉意让段奕宏醒了醒发胀的脑子,同时也把桌上的笔记本给呼过去了好几页,老段干脆就合上了笔记本,不再去看那与自己八分相似的字迹,只静静坐着抽完了一支烟。

按灭了烟头,段奕宏强迫自己又去翻开那本催债似的笔记。可这次的一捻一翻,却让他发现了一些不同——

这本记录本不薄,绕是伊谷春记录详细,也才用了一半还远不到,可当他从中间去翻页寻找的时候,最先捻开的却是后半本的某一页。

段奕宏和任何一个爱看书的人一样,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是经常翻看某一页后不可避免会留下的隐形书签,它无声地替主人说明了所有的重点。

段奕宏轻轻掀开那一页,验证了他心里的猜想,只有一个人的存在能让伊谷春在所有的笔记之后单独记录,小心隐藏却又常常揣摩,所有之中的唯一一个例外——辛小丰。

——————————————————

一个人的潜力能有多巨大,邓超终于领教到没法更深入的地步了——他可是要作为辛小丰执勤的!!他能怎么办?他也只能豁了命的去完成每一件任务,掏心掏肺地去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在同事与街坊邻居的言语招呼中拼凑辛小丰每一点滴的过往,尽他所能拼命去当好一个协警……一个最利落能干的协警!

邓超必须让自己习惯于冲锋在第一线,忘掉他原来身上曾经有过金贵保险,忽略伤痛与险恶,无视生活的危险与生命的脆弱,只留下勇气,以及内心深处的畏惧。他催眠自己,这不是他的世界…辛小丰是在赎罪…他必须做得更多、给得更多…他是在赎罪……

邓超第一千零一次诅咒辛小丰挨千刀的谨慎习惯,他搜遍了所有的东西愣是没找到半点可以助他了解辛小丰的更多资讯,唯余内心的这点惶恐倒是分外符合角色心境。好在他作为协警,也只要动作够快够狠够听话就是好用了,并不需要他本身作出什么高明的判断。

邓超也终于找到了钥匙,打开了他床边唯一带锁的柜子,里面尚能做点记录的也只是本平淡无奇的通讯录,才名片夹大小,开头就只有一串数字:8191988。邓超立马明白了过来,那是日期,是辛小丰三人的命运转折点,而后头紧跟的一页页“正”字则是辛小丰最难以示人的良心帐!

“我干……”

辛小丰的身体几乎习惯了疼痛,瘀伤、刀伤、甚至于枪伤留下的痕迹隐隐作痛,甚至在他刚接手这具身体的时候,寒冷与饥饿也常在感官中萦绕不去。

身体的耐受力让邓超并没有感到过太多痛苦,而心理上的折磨,他却是无法感同身受——他是清白的,秘密也只是单纯的秘密,不是血淋淋的人命,但这页纸却瞬间唤起了他曾刻意忽略的一切,内心似乎条件反射一般地溢满了沉重的愧疚与羞耻。

正字写满了四五页,都很不规整,有的笔划偏长了、有的却稍短,有的歪斜了没拼好,还有的甚至带了些颤,一眼就看得出来每一笔都是隔了些时间才记上的——

那是辛小丰最为私密的良心帐,每帮一次人、每抓一个混蛋,他都会隐秘地记上一笔,像是种可笑的交待,带给他慰藉的同时也令他羞愧难堪。

邓超被情感冲击着,颤抖地把那罪恶的证明锁了回去。他瞪着床头柜,开始迷茫,说到底,为什么他还住在天界山?不像辛小丰,他知道他们逃来的这个地方才是最危险的,他为什么不离开?去避开与辛小丰太过熟悉的杨自道、避开房东致命的监听?

邓超很清楚他为什么不敢,他宁可周旋着不显露异样,千方百计不在屋里谈论“那件事”,愈加频繁地往医院躲……因为他唯二可去的另一处是警局的宿舍,而警局里,有着辛小丰最害怕面对、却又不愿离开的人——伊谷春。


PS:伊队的笔记是原创的设定,但小丰的良心帐是小说中的情节。
顺便求助一下,是哪个演员有幽闭恐惧症还是啥?严重吗?大纲太久远都记不清了

评论(7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