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双北】非预谋犯案


明星大侦探 何撒何 双北CP衍生


【注:真凶剧透有!!】


全AU设定,假定剧情世界真实存在!

所有剧情真实化处理(比如侦探之后会有警方介入,真凶仍会被查出),双北人物外貌与性格向扮演角色调整,侦探保留性格但与CP角色大致同龄,不分攻受!


不涉及真人RPS,仅为角色配对,名字前后不分攻受!(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引:

——“其实来这个节目,我并没有想过要和撒老师发生什么。”

——“你以为我是有预谋的吗?我也是ji情犯罪。”

【天啊本来打算的标题就是这四个字,然而……一个标题就吞了】




犯罪现场一:网红校花的坠落


撒探长x何痴情



撒探长在何痴情醉醺醺地吻上来的时候,内心首先闪过的情感是怜悯。


为对方逝者男友的身份,为对方可怜兮兮从头到尾都被他那网红女友利用的痴心,也为对方差一点就被陷害成凶手的境遇。


他见何痴情的第一面,对方匆匆赶来,一下子就扑进了他封锁的犯罪现场,动作夸张得让他皱起了眉。直到对方回神之后自我介绍了死者男友的身份,才让他稍稍理解——一个心若死灰的痴情男友,行为举止过激一些是可以接受的。


但同时,何痴情这种过分深情的印象也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撒探长已见过太多亲近之人造就的凶杀,这印象反而加深了他对这位男友的怀疑——爱愈深者愈是无法容忍背叛。


在案件调查过程中,何痴情一举一动皆符合情宜——痴情若斯,这曾使他早早排除了对方的嫌疑,又在最后时刻将他天平的砝码打落一地。


他差点就冤枉了一个无辜的人、一个受害者,却只是因为对方的表现矛盾重重:因为喜欢而纵容着一切,爱到将自己的底线一退再退——这种感情几乎不可能是真实的。起码,一个拥有缜密逻辑、能写出不俗侦探悬疑小说的作者不该如此没有理性……


他应该就像自己,一眼看穿别人的隐瞒,对于事实抽丝剥茧、渐近真相……


如果说是怜悯让撒探长没能在第一时间推开对方的话,他接下来纯熟地撬开对方唇齿加深了这个吻的行为只是加重了自己内心接踵而至的歉疚。


撒探长有些不明白一向恪守道德模范的他为什么会纵容自己占一个醉酒者的便宜。


是不忍打破对方错觉的心软、还是想抚慰对方情感的行为补偿?


或者是他在终日尔虞我诈的黑暗中为对方痴情所执迷?


或者是他们在推理寻凶的过程中太过合拍让他沦落了感情?


或者他单纯就只是终于输给了人类劣根性、妄图一晌贪欢?


口中啜饮到的醇厚酒味比他任何一次品尝的都要浓郁热烈,仿佛这一口烈酒入喉便可将他焚燃殆尽。


彼此之间欲念的诱惑在摩擦中不断加深,撒探长一只手情不自禁地从何痴情的后颈滑到脑后,好更加纠缠住对方不甚安分的唇舌。


对方亦尽情地享用着这场角逐,一个用力将他推至了墙角,全身都覆上来紧密相贴。


撒探长有些皱眉,但就如同对方当时横冲直撞进他的犯罪现场一样,他也很快纵容了这种鲁莽到可怜可爱的行为。


毕竟他不是不享受这份热情的挨蹭,也不会为自己偶尔失却的主动权感到不悦——他只是…快要无法脱身了……


他到底并非道德标兵,亦不是对眼前之人毫无念想,终于在对方伸手抚触起自己时,将本该维持的理性全面崩散。


原来…他们终究还是相像的。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打破自己的一切底线……


撒探长闭起眼,放弃了思考,任由他们一起滑入了非理性的欲望深渊。




犯罪现场二:冲不上的云霄


何见习x撒探长



撒探长知道自己犯了错。


他让真凶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了过去,即使他的直觉是那么强烈,几乎已经将对方钉在了绞刑架上,却最终任由花言巧语动摇了他的意志,缉错了凶手,让对方有了逃跑的可趁之机。


这不是他第一次判断出错,但却是第一次遇见一个与他相争相抗、最终还让他一败涂地的对手。


——————————————————


审问室里,撒探长一上来就抛出了重磅:“我到现在觉得凶手最像是你。”


何见习却是无奈地笑了一下:“你说吧,你所有的怀疑。”


撒探长顿了顿,移开了目光:“其实,也没什么好怀疑的,你的参与度太小了。”


何见习却忽然前倾了身子:“不,这个案子……我和所有线索都有关系,我是最有嫌疑的嫌疑人。”


“不是。”撒探长的注意力又回来了,“你和钱与感情上都没什么关系,但是……”


何见习接上对方吞下了的话语:“——但是,最不可能的就是最可能的,你想这样说?”


又来了,那种充满审视却也带着欣赏的目光,每次他们出现思想上的共鸣,撒探长都会不自觉地泄露出他本应深锁于心的感受。


撒探长闭了闭眼,才接道:“所有的动机和线索都有指向你。”


“我的确一直裹在这个故事里面,”何见习决定要冒一个险,“但是在人人有嫌疑的情况下,我们现在所能相信的就只有直接证据——每个人身上的证据。”


撒探长沉默了一会儿,说:“好,麻烦你起立。”


何见习佯作不解地起身,却又在那双手解开自己领扣时坦然地仰头,信任地暴露出弱点任对方的目光滑过。


撒探长犹豫着,手指摸索过领带内侧、又翻开领口,精致的领带被他动作带散,为何见习添上了几分凌乱,却让那过于修身的制服衬显出一种禁欲的色气。


撒探长撇开目光轻呼一口气,又将双手下移,一粒一粒解开西服的单排扣,撩开外套,轻薄的标准制服衬衫贴身勾勒出线条轮廓,几乎可以透出肌肤的颜色。


他们的距离过于接近了,撒探长发现自己憋着气时才意识到这一点,但何见习就像毫无所觉似地,仍旧摆着一副任人宰割的姿态等着侦探的下一步动作。


也许他才是在指掌之间的那一个,撒探长借着查看衣袖的动作不着痕迹地退后半步,但目光所及那整洁的䄂口却只是将对方腕骨衬得纤瘦有力,遮掩而惑人。


“皮带?”何见习的手指搭在皮带扣上,暗示性的姿势让撒探长调用起了全身的防备才能堪堪抵抗。


“皮带不用了。”那种勒痕与皮带造成的痕迹相去甚远,但是,“要检查口袋。”


不像机场安检,只要顺着衣服摸过没有锐器危险品便算过关,查案不能漏过一丝证据,因此所有的口袋都必须他亲自确认过。


隔着薄薄的丝绸袋料,撒探长触到了对方的体温,手上的温热细滑几乎让他背上发毛。因为姿势的关系,他必须侧身挨着何见习,偏偏对方还往他身上躲了一下:“有点痒。”


撒探长终于检查完了两个口袋,只觉得度秒如年。


“我后边还有个兜。”嫌疑人还主动交待。


“转身。”探长的声音微哑。


何见习听话地转了身,手撑在墙壁稳住身形,却又不安分地回头,目光灼灼地望过来。


眼前的画面让撒探长有点晕眩,他明白了,对方整个就是原罪,如果他们的眼神接触算是攻防,那么对方一个无辜的挑眉就能让他败得落花流水。


这是一个无懈可击的对手。


撒探长对自己的推理自信到可以赌上职业生涯的地步,几乎是锁死了对方。可何见习眼睛里那种“请不要犯错”的请求却生生软化了他坚决的意志,让他无法自控地回想起对方“跟从物理证据”的那套推论。


是的,他不该被直觉所左右,动机大小其实在每个人的感情上都是无法衡量的,他应当听从理性的建议……


他是理智的,不是吗?


——————————————————


何见习手持高脚杯,晃了晃杯中的上好的红酒,却没有丝毫饮下的意图。


他仍是自由的——在手刃仇人之后居然能短暂地摆脱怀疑,将自己与大部分财产一起偷渡国外是他也没有料到的机会。


就像他没有料到过自己犯下的凶案会让他遇见那样一个旗鼓相当的人。一个让他后悔自己所处的对立阵营、又让他庆幸如此这般他们才能相遇的人……他今后绝不可能再遇上如此棋逢对手的对决,再并肩那样睿智的灵魂了。


他是狡猾地给对方下了套,利用了他们若有似无的亲密感,利用了对方眼底里流露出的欣赏,然而那种思维上的共鸣不是他刻意营造就能够伪造的。与他曾经短暂的迷恋鸥空姐不同,他完完全全是理智的,那种放纵的克制让他游走在刀锋边缘,离坠落只有0.1毫米的距离。


有时候,回忆总是止不住闪现,让他重临那几次惊心动魄的交锋——在脖子套住绞索、用枪口顶住脑袋的危险感让他汗毛直竖,却又回味无穷。


甚至在午夜梦回,他又会回到那个逼仄的审问室,任那一双手在他身上游移,抚过喉间领口、擦过内侧腿根……或者更进一步。


何见习一口饮尽杯中陈酿,喉间只余下了苦涩的味道。


谁说赢了的人,就没有输呢?



PS:其实这是在第一季完结之后就开始计划的一篇系列文,本打算一案一片段的,但当初因为不太满意最后全堆成了草稿,如今刷完第三季又有时间重新捡起来的时候,发现这会成为一个庞大的计划_(:з」∠)_对自己坑品已经绝望的情况下,还是决定随缘吧……会挑感兴趣的写


预告一下竖个Flag,因为B站上《半醒》的剪刀手与画手太太们的脑洞和授权,下一篇会写NZND全三季剧情的双北CP



评论(2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