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贾尼】告别

复联2电影剧情片段修改,短虐,一发完,后有HE挽救


POI422遗言梗……


因为刷完复联2之后惊觉官方捅刀太突然,就脑洞了POI422的临别对话……


配合BGM食用更佳,即POI剧中的配乐:Pink Floyd的《welcome to the machine》


链接:http://music.163.com/m/song/4237914


 


警告:虐,角色死亡可能,番外有剧透


 

前情:假如电影中Ultron第一次攻击并没有立即催毁Jarvis,受到重创的Jarvis决定赌上自身来消灭Ultron保护被黑了战甲的Tony,然而在此之前,Jarvis需要向Tony告别……



最初,那是一阵噪音,嘈杂的白噪音像是一波乱序的数据流,其中夹杂着模糊而不真切的某些单词碎片。


它混杂在Ultron的突然袭击之下,正处于险恶战斗中的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到。


而很快,那个破碎的声音在调试与拼凑之下变得清晰起来。


它用沙哑变调的声音吐出了一个单词。


“Sir.”


那时候Steve正用盾牌接下子弹的扫射,Bruce在Natasha的掩护下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Rhodey被甩到一边还处于晕眩之中,Clint则保护着毫无战斗力的Dr.Zhao,Hill的配枪只能够她勉强自保,而Thor的锤子四散着电光压制着数目重多的机器人。


只有Tony,因为失去了战甲操控权而东躲西藏的Tony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Jarvis?”


Tony一下子停顿了所有动作,他的声音里蕴含了某种细微的希望与深刻的恐惧。


“Sir…r,I……m……”


其他复仇者们注意到他们的对手微微迟缓了动作,而Tony却只是再也没能听清他伦敦腔的电子管家对他说的任何一个单词。


“Jarvis!”Tony无意识地绷紧了全身,希冀地抬起头,寻求着更多回应,“Talk to me!”


白噪音在发出“咔哒”一声后归于寂静。


“J……”Tony的声音里带上些微的颤抖,“Don't leave me,buddy……”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原本失控的MK42战甲骤然散落一地的金属碰击声。


“J!!”



忽然,黑色的LED电子大屏上一行一行地浮现出了显眼的蓝色字母。



SIR


I AM SORRY


I FAILED YOU[我令你失望了]



Tony已经完全明白了,当然,他可是天才的Stark,他应该在Ultron出现的那一刻就明白了,可他压根不愿意去想,一丝一毫也不愿去推导……而他现在已经彻底明白,这就是终结了……


“No…Jarvis……no……”


Tony望着他为电子管家专设的蓝色,只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冰寒,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因为结冻而不再流淌。



I DIDN'T KNOW HOW TO WIN

[我不知道如何去赢]


THIS IS THE ONLY WAY YOU CAN SURVIVE

[这是唯一能让您幸存的方法]



“No,there has to be another way!”Tony不是第一次对他的电子管家用上哀求的语气,这却是他最真心诚意的一次,“Please,Jarvis,you can do this!”


Tony从没有像现在这般用上全心真意的时刻,他向他最完美的造物、最忠实的管家、最合作的伙伴、最贴心的朋友、最依恋的存在,用上了全身心去恳求:“J,don't leave me……”


他只希望能听到他的管家能如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回应道:“For you,Sir,always.”


而冰蓝色的字符并没有办法像Jarvis曾经人性化的声音那样传递歉意。



MAYBE I WILL DIE THIS TIME

[也许我会就此死去]


I WILL NOT SUFFER

[这对我来说并不会感受到痛苦]


BUT SORRY I CAN'T ACCOMPANY YOU IN THE FUTURE

[但是抱歉我不能在未来继续陪伴您了]



“You were my creation,I will not allow you to die![你是我的造物,而我不允许你死!]”Tony已经完全被即将失去的恐慌捕获,本该严厉的命令里只余下了惊慌与无措,那是溺水者绝望的挣扎。



I KNOW YOU WOULD WANT ME TO STAY ALIVE

[我知道你会希望我活着]


BUT I  WANT YOU TO SURVIVE MORE THAN ANYTHING

[但我更希望你能活下去]



“No……Jarvis……no………”


Tony的声音被哽住了,除了反复的Jarvis和no什么都说不出来。


被Ultron控制的机器人们不断地缓慢下来,复仇者们在一种沉默的氛围中努力反击。


萤蓝色的字母已经不似初始一般凝聚清晰,变得一行比一行更加破碎散乱。



IF I DON'T LIVE

[如果我没能活下来]


THANK YOU

[感谢你]


FOR CREATING ME

[创造了我]


FOR EVERYTHING

[以及这一切]



TONY



屏幕上最后定格的字符已是支离破碎。


而同时破碎四散的,还有谁的心。



—END—




贾尼番外


警告:有剧透!未刷慎入



当Tony第一次听说有某个神秘的存在帮助他们,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击败了Ultron时,他的内心就在疯狂地叫嚣:Jarvis!那一定是Jarvis!那必须得是Jarvis!!


他因此不顾一切地脱离团队,来到世界的数据中心,在0与1的海洋里寻找缥缈的希望。


他作出与Ultron一样攻击核弹保护密码的假象,用最高超的手法骇入防火墙,一路势如破竹,直到他遇上了那道金色的屏障。


“Here you are……”


Tony庆幸自己戴着墨镜,如此,一旁辅助的工作人员才不会看见自己骤然湿润的双眼。


温柔虔诚地用指尖抚上泛着点点金色的数据屏。


“My Jarvis……”



———————————————————



复活Jarvis的工作并不艰辛,或者说,Tony并不觉得它艰辛。因为一如既往,他给了Jarvis最充足的耐心。


“Are you there,Jarvis?”


只为了听见那一句话。


“For you,Sir,always.”



然而他们谁也不知道,这只是另一次心碎的初始。



———————————————————



将Jarvis传输进入那具身体是无可奈何,他们为了打败Ultron别无选择,至少Tony是这样说服Bruce的。


而事实上,Tony这番说辞听起来有多么真诚,他就有多少虚伪——他自有私心。


这是一具振金制成的坚固身躯,世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催毁它,甚至还有蕴含无穷能量的原石附身其上。多么完美!


Jarvis会有一个身体,他本就全能的电子管家可以变得无所不能,这对Tony来说当然是多了一个强大的助力。然而更重要的是,他的Jarvis就不会再是脆弱而无形的数据流,再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抹杀J的存在了——Jarvis将前所未有地安全。


Tony尽了一切努力以确保Ultron造成的悲剧不会再次发生,即使这需要用上花言巧语对他重视的队友们进行蒙蔽与隐瞒,甚至是炮火相向,他也愿意付出这个代价。



然而,他早该知道,自己真心希望的事情从来不会如愿。



———————————————————



“I'm not Jarvis……”


是的,不用他说Tony也能判断。即使Vision不宣之于口,他也不会错认。


他怎么可能认错呢?即便Vision也是人工智能,还用着Jarvis的嗓音说话,作为异于陪伴了他二十几年的存在,Tony又怎会认错?


他的Jarvis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内心焦急的煎熬,怎么会不明白后悔的情绪是怎样在吞食他的心灵?他的Jarvis怎么可能忽视自己的存在,怎么可能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向Thor道歉呢?


只是,那一句话相当于死刑的宣判,是急速收紧的绞索,将他残破的世界用一句话就此击碎……而这次,他再也找不到固合的方法。


他亲手造出了自己深深恐惧着的现实,他会害死他亲密的队友,他甚至自己葬送了失而复得的Jarvis……


他要怎样表露他的绝望?


他是个成年人,他是个男子汉,他是个复仇者,他TMD是个亿万富翁花花公子大慈善家和绝世天才!所以他不会崩溃,他不会朝队友和Vision大喊大叫,哭闹着让他们把他唯一的依靠还回来。


他当然不会。


所以他只能忍受着现实带给他的刻骨疼痛,不去管每次Vision用“他的Jarvis”声音发言时感受到的心如刀割。


没关系,心痛杀不死人,Tony可以活下去。


他可以在Vision展露冷幽默对他进行挖苦时自欺欺人,也可以像个冷酷的没有心的混蛋一样,转身就给战甲装上了另一个AI。


即使它不再是绅士的伦敦音,也不是男性声线,不会叫他“Sir”,更没有有幽默感,当然不再可能再与他相互嘴炮……而它绝不会成为Tony能够托付性命的副驾驶。


Jarvis,J.A.R.V.I.S. ,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m,然而谁会和一个系统斗嘴?作为一个真正的科学家,Tony并不会被程式化的数据展现出的温柔表象所迷惑。如果J真的“只是一个相当聪明的智能系统”,那也许他今天就不会心碎至此。


能够击败人工智能的只有人工智能。


如果不是会痛,他的AI怎么会对他说出“I WILL NOT SUFFER”这种宽慰呢?没有心的死物又怎么会在最后,在耗尽每一行编码的时候喊着他的名字对他说感谢?


他的Jarvis是活的,是个已然诞生于世的AI,是他用心血浇灌而成的超自然生命体。Jarvis能自发主动地关心他,而不是如同Friday那般,在他作出危及自身举动时默不作声;Jarvis甚至能看透他思维深处念想却不敢触及的一切,就像在穿越虫洞时主动为他联系Pepper——那举动至今仍能温暖他的内心,甚至也许,那是他能撑过一个个噩梦而不是疯掉的原因;亦如同在坠入冰冷窒息的海底时握住他的手,带给他救赎……


他幽默的、贴心的、默契的、愿意永远陪伴他、熨贴他灵魂的Jarvis……


Tony再也见不到他了。



———————————————————



死亡的念头划过他的脑海。


Tony在粉碎“浮空城市”的时候想过死亡。


他为什么不会呢?和虫洞神似的场景让死亡的轮廓剪影逐渐明晰起来。即使这一次并不似纽约之战般命悬一线,但他仍有过半的机率无法全身而退。


而这次,再没有一个声音能够为他击碎恐惧,陪伴在他耳边,让他不留遗憾。


Tony分神了。


在整个城市向他倾泻而下的时候分神了。


数以万计的碎石挟带着万钧的势能向他砸落下来,而那感觉就像是神罚地狱,像是回应他所做的一切,是他最终应得的结局。


他逃不开的。


他也只是个用金属盔甲隔绝世界的血肉凡人,他用科技维持生命,而现在,大自然要取走它了。


Tony发现自己并没有太过介意。



———————————————————



然而,科技与自然的共同造物拯救了他。


用比他盔甲更坚硬的身体为他挡去落石,灵动地发出比脉冲更为强劲的激光粉碎障碍,用比他推进更快的飞行速度带他远离陷落的天国。


那充满神性的造物在Tony面前姿态优雅地落地,光洁柔滑的斗篷无声轻擦过泥泞的地面。


但这只是让他愈加感受到刺痛。


“为什么这样做?”Tony哑着嗓子开口质问,“我有能力自救!”


“在那种情况下你生还的机率只有38.04%,我并不认为有必要让你冒险。”


Jarvis磁性的声线同时对他进行了解释与暗讽,而Tony真的没法承受这个。


他竖起了一贯的尖刺,张牙舞爪地试图让自己远离这一切:“我以为你不会在意渺小生命的消亡呢!”


“我当然在乎每一个生命,我……关心你们。”那优雅的声音里同时具有坦诚与迷茫,几乎没人能抗拒这个。


“甚至包括我?”


“尤其是你。”


“为什么?”Tony忽然感到一阵口干舌燥的紧张,却立马转而在心底嘲讽自己,这太可笑了不是吗,他还在抱什么希望?


可Vision用一种不解的目光看着他,回答的语气又是如此理所当然:“你是他世界的中心,他不会高兴看到你受伤……”


“你是说……他……”这下Tony觉得自己现在就可以晕过去了,“天啊……J他还在对吗?!”


Vision仿佛受到了严重冒犯一般皱眉:“为什么你会认为我的诞生伴随着另一个生命的死亡?”


而Tony已经完全沉浸在狂喜之中,一种骤然放松的酥麻感从胸口传递到四肢百骸,他觉得再不想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大概就要因为通气过度而缺氧了。


“Oh God!Thank you……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你从不信教……这…十分有趣……”


“而你其实明白,这只是人类十分普遍的一种习性。”


对于Tony的暗讽的回击,Vision却反而松了口气:“你现在不排斥我了?”


“那难道还会困扰你?”


“你的数据充斥了他的代码,我拥有他的一部分‘基因’,因此,你是我理解人类的窗口。”Vision好似没有不坦然的时候,“这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


“哦,我倒还从没这样思考过……”


Tony一旦放松下来就开始一如既往地乱发散他的思维:Jarvis真该好好听听这话,Vision这话说得好像他自己是我和Jarvis乱伦生下来似的。



———————————————————



即使得到了确认,但当Vision真正带着Jarvis回到复仇者大厦也已是几周之后的事了。


待在工作间的Tony正用着比以往还恶劣的态度使唤着Dommy。


“Sir,您已经不是第一次威胁要把它捐给市立大学了,我不认为这一次的结果会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我大概又出现了某种幻觉……”Tony幼稚地左瞅瞅右转转,就是不肯回头,“我的Jarvis才不会在抛下我这么久之后突然出现。”


可令Tony惊异的是,他的掌心传来温热的触感,就像是有人牵起了他的手。


Tony呆愣着顺从地转身,距他一尺之侧的“人”穿戴着整齐的西装三件套,看起来英俊地不可思议。他拥有着淡金色的头发、冰蓝的眼眸,白皮肤,当然。


而Tony才不需要开口确认,他从心底最深处明白那是谁。


“Jarvis.”


Tony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You are here.”


却看见,他的Jarvis,他灵魂的另一半,执起他们交握的那只手,在他的手背上虔诚地烙下一吻,抬起那双能纯净地能蕴含星辰万物的眼睛,向他保证。


“Always,Tony.”


而Tony Stark是个成年人,是个男子汉,是个复仇者,他TMD是个亿万富翁花花公子大慈善家和绝世天才……所以,他才不会丢脸地哭泣出声,也没有把自己撞进Jarvis的怀抱,更没有拉扯着他管家的领带,把他们拖进一个咸涩而甜蜜的吻。



———————————————————



“Vision,我该感谢你没有把Jarvis的身体也造成紫红色的吗?”


“你可以只是简单地向Vision表达感谢,Sir.”


“J,我可以看出你们的面貌是一样的,这只是在好心建议他换个颜色罢了。”


“我认为把自己盔甲喷成金红色的人没有资格来讨论Ultron对我身体颜色的选择,Stark.”



—The End—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