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EC】双重身份(警探神偷AU)

警探!E,神偷!C

这奏是一篇梦境的乱炖,请不要在意细节!


01、

今天的一切本该和往常一样,可Charles就是抑制不住地带上了一股焦躁,而他偏偏还必须按捺下一切异常确保他的丈夫Erik对此一无所觉。

Erik此刻正在早餐桌边给Charles端上一盘松饼,并间或地聊着天告诉他接下来一天的安排。

Charles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Erik的叙述:“你又要值夜班?”

Erik暗绿的眼睛直视过来,神色如常地耸耸肩:“你知道的,警察这工作。”

“哦…是这样……”Charles舔舔唇,尽力让自己语调自然,“刚好,我之前也和你说过我今晚要在实验室工作整晚,所以也不用太遗憾。”

“我记得。”Erik凑过来给了Charles一个细碎而充满关心的吻,“注意身体,答应我在实验休息期间试着睡一会儿。”

“你才是那个经常熬夜的人!”Charles在结束这个温暖的吻后对Erik半真半假地指控。

“这不一样,我们有体能训练而我的本职工作就是如此。而你,在我们结婚之前我可从没意识到当一个大学教授会需要这么辛苦。”

Charles忍不住心里一跳,抗议道:“因为我是最好的那种!”

“你当然是最好的。”Erik肯定道,眼神温柔而深情。

Charles觉得任谁看到Erik这样的眼神都会觉得他爱自己爱到发疯。

而现实……Well,现实大概又是另外一回事。

Charles努力让自己挪开视线:“亲爱的,我觉得今天的松饼非常好吃,你有多余的可以让我带些去学校吗?”

“当然。”

趁着Erik被自己支使开的当口,Charles动作敏捷地抄起Erik放在餐桌边的手机,快速地翻动起里面的信息。

没有…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Charles紧张地有些手抖,却仍不死心,带着一股担忧自己真的会发现些什么的矛盾焦虑感又从头开始仔细翻查了一遍,直到听到Erik快要返回至门口的脚步声时才强压下挫败,将Erik的手机迅速归位还原。

Charles对已经换好衣服的Erik摆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这就要走了吗?”

“我的单位不像你的那样位于郊区。”Erik给了Charles一个告别吻,又顺手带上了手机,“我可不想又像上次那样被堵在市中心动弹不得。”

Charles嘟囔出赞同的声音,向Erik告别:“Have a nice day!”

“You too!Goodbye,Charles~”

“Bye~”

等到Erik带着所有温度和声音远去,Charles才允许自己放任了思绪。

Erik没有说“I love you”!

虽然他们不像有些人那样每次告别必说那一句话,但在今天,Charles却由衷地希望Erik说了。

Charles思考着这一切,表情空白,但攥紧的拳头却泄露了他不平静的内心。

Charles没有翻到他所担忧着的信息,看起来似乎一切都和平时没有两样,然而,这大概才是他所真正害怕的。

其实他早该意识到的,Erik是个警察,而且还是个出色的警探,他的反侦查能力自然也是一流的,怎么可能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但Charles却清楚地知道Erik的手机里本该有一条会面信息,里面写着的时间就是今天晚上,Erik撒谎了。

 

 

02、

傍晚,Charles来到大学教学楼之间的连廊,这里空无一人,十分安静。微寒的天气让Charles呼吸间吐出一团团白气。Charles将背靠上墙壁,掏出自己的另一只特殊手机,发送了加密信息。

【今晚的会面没问题?】

一条信息很快回复过来,就好像对方一直等在手机面前一样。

<时间地点照旧。>

 

本来这就已经足够了,然而Charles就是忍不住想要试探Erik。

【哦?你家里的那位也搞定了?】

他这是在做什么?对Erik进行讽刺?是他首先以神偷Professor X的身份约Erik出来的,Erik答应了,他却还是忍不住站在Charles的立场上对Erik的谎言感到刺痛。更不用说Charles理应对Erik这种大概是出轨的背叛行为感到的愤怒伤心。

 

<他今晚有工作不回家,但这不关你的的事,大名鼎鼎的神偷先生。>

瞬间,骄傲的Professor X那部分感受到了冒犯与酸涩,他无法克制将事实甩在Erik脸上的冲动。

【我以为今晚要和我来一炮的是你,Detective Lensherr!】

 

<是的,Professor X,但这不是你干涉我生活的理由,我们说好的,这只是性。>

这种撇清一样的态度狠狠伤害了Professor X,而他往往会在这种时候以攻击来掩饰他的伤口与疼痛。

【但你可真是个好演员,我还以为你爱他呢。】

但Charles却又在信息发送出去之后萌生了一股恐慌,这种恐慌来自于今天早晨Erik说谎时自如的神色与手机上消隐无踪的联络信息……这让Charles禁不住想,如果…如果Erik的性对象不是Professor X,而是随便其他什么人,自己大概永远也不会察觉。这真是个可喜又可悲的真相。

 

<别说的你没对你的家人做过同样的事情!>

Charles几乎为这句话揭露的事实感到瑟缩与羞愧。

然而下一条短信的迅速到来打断了Charles正在升起的巨大负疚。

<我当然爱他!永远别质疑我对他的感情!>

 

【那在你我之间发生的又算什么呢?一见到对方就恨不得操到床上性吸引力?紧追不放的执着?还是你对一直抓不住我的愤怒发泄?可你那些手下留情与关心又算怎么回事呢?作为一个和小偷上床的警察你可真是‘忠•诚’呢!Detective Lensherr!】

Charles知道自己已经过界了,况且这对Erik根本不公平!Erik完完全全地爱上了他不同的两面,爱他的整个灵魂,而这曾经是Charles根本不敢奢求的恩典!

但看看现在,他在吃自己的醋,妒忌着自己,和另一个身份的自己较劲……对Erik的爱与独占欲几乎要将他的心扯成两半!

接下来是一段漫长而空虚的寂静。Charles大概受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心理折磨才终于收到了Erik的回复。

<You have no idea!>

Charles的手无力地滑落在身旁,他只能仰头抵上身后的冷硬的墙体,凝望起已在不知不觉间镶嵌于穹顶的漫天繁星。

即使如此,Charles也不会放手。

 

 

03、

在一片黑暗里,Professor X紧紧攥住Erik的衣领,迎来了一个热切并充满欲望的吻。

他们紧紧纠缠在一起,谁也不肯在窒息前退让,努力挑逗着对方滑向情欲的深渊。

在绝对的黑暗中只听得见彼此的剧烈喘息、心跳与布料摩擦声。

随着衣物渐少,温热的皮肤开始相互触碰、熨贴、厮磨。

Charles在敏感点受袭时咬牙忍住喉间的呻吟,他决不会发出声音,决不!

他们相互拉扯着倒在床上,弹簧随着姿势的变动发出轻微的承重声,声音细微不绝,尤如不停破裂的泡沫,亦如他们不断升腾的欲望。

Charles察觉到Erik的吻在一路向下延伸,温柔的吻已经落至髋骨。

但当Charles真正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一切时却还是崩溃了:“停下,Erik!停下!”

在Charles身上的人止住了动作。

Charles试图稳住颤音,但还是失败了:“我很抱歉,Erik……真的抱歉!”

Charles察觉到Erik又重新靠近他,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他的脸颊。

“这没什么需要道歉的……等等,你这是在哭吗,Charles?告诉我为什么……我就在这儿,好吗,我就在这儿……”

Erik的轻柔安慰却只让Charles的眼泪更加汹涌:“抱歉,我搞砸了这一切!明明对Professor X身份缺失认同的是我,提出这个主意要你配合的是我,但我却又在一切真正发生时胡思乱想,还在这种时候崩溃叫停……”

Charles知道自己真是蠢透了,对于自己居然真的把一切当真,就这么崩溃到哭出来……

但Erik总有办法安抚Charles,他将一根手指竖按在Charles唇上:“嘘,别自责,Charles,是我刚才先脱离剧本想要取悦你的。而你知道我很愿意与Professor X来上一发,因为我知道那是你,我爱上的是全部的你,I love you!”

“I love you too,Erik……”Charles感觉到所有的不安与恐慌在Erik的安抚之下渐渐抽离他的身体,一股暖流从Erik的指尖传导至Charles的心灵。

Charles终于在安全温馨的黑暗里拋开了所有混乱的思绪:“但还是抱歉,我不该对上面安排下来的身份这么排斥,在同时筹谋着偷盗计划与安保计划的明明是你,为我担惊受怕、冒险在追捕时放水的也是你……”

“不是所有人都能毫无心理压力地犯罪的,即使是国家需要也一样。更何况,我是你丈夫,Charles,你完全可以在你需要的时候依靠我。”

“哦…Erik,你会把我宠坏的……”

“把你宠坏可是我的毕生心愿,你不能就这么残忍地拒绝我。”Erik在Charles的额头上烙下一个纯洁的具有守护意味的吻,“好了,我想你这一天已经很累了,就这样睡吧。”

Charles打着哈欠喃喃道:“也许我该在下次补偿你……”

“我会很期待的。”Erik好笑地一边梳理着Charles的头发安抚他入睡,一边想着,上面派给他的任务是扮演恐怖分子这件事,还是以后再告诉Charles吧。

 

—End—

 

 

咳,这算是我梦境的扩写,当然,梦的细节肯定是记不清了,但有这么几幕还是印象深刻的。比如Charles支开Erik偷查手机,还有Charles靠着墙传简讯时矛盾复杂的心情……(对,我就是梦到了如此复杂的东西OTZ,难怪起床之后这么累T^T)

大概是我潜意识就怕虐,之后好像就自行设定这是个伪的……变成了情趣梗?(梦的一切都会自动合理,所以别管逻辑!)

才设定好就醒过来导致肉渣都没有梦到QAQ,所以这个短篇扩写就只有肉渣!(还不是不会写肉!抱头鼠窜~)

 

PS:对不起我把老万写苏了,教授又变得这么蠢萌QAQ!其实在梦里一开始是设定Erik不知道Charles身份的,他不自知地爱上了Charles的两个身份……在深爱Charles的同时却被他自己所追捕的小偷所吸引,Erik和Professor X在擦枪走火之后维持了不定期见面的‘纯’肉体关系,无法解释却又无法停止,备受煎熬。Charles的复杂心情的话就确实变成02那样了,不能不敢对Erik说出真相,两个身份妒忌彼此……对Erik的举动伤心却欣喜T^T

这种狗血设定完全可以写个虐文中篇了OTZ,但我潜意识里就是个亲妈……所以03的胡说八道就这么诞生了……(我发现我好唠叨OTZ)对于看到这里的大家只能说感谢包容^_^


评论(2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