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伊辛】AU才能HE系列 · 当段超穿成伊辛01+02+03


段超穿越电影《烈日灼心》伊辛,恶搞小短篇,并不了解演员,更多地是在用段超来写伊辛,脑洞仅图一乐。


注意:段超不是CP!段超不是CP!段超不是CP!【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他们之间如采访所见,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当然也会麦麸表白】




01、

段奕宏直到睁开眼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事情不太对,身下床铺柔软,房间摆设整齐,床头的闹钟声在一片安静中分外有存在感。然而,这完全不是他参加完首映式之后休息的宾馆房,即使这个房间给予他了一种陌生的熟悉感,但段奕宏并没有一下子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谨慎地打量着这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卧室,直到他的视线对上挂在一边的警察制服,胸牌上那明晃晃的一串警号210238闯入视线。


段奕宏满怀着一腔不可置信地摸索进厕所,绝望地发现镜子里照出的是果然是一个接近崩溃的伊谷春。段奕宏望着那张熟悉到感觉陌生的脸,满脑子里全都是几小时之前才刚看过一遍的电影·悲催·剧情。老段试图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吐出了电影中伊谷春颇具特色的那句台词:“Cao!”


————————————————————


邓超还没睁开眼就意识到事情不太对,一股脑子霉味夹着陈旧的家具气息即使在睡梦中也直钻人鼻子,不屈不挠地叫嚣着自己的厉害。同时身下硌着的硬板床也开始发挥威力,坚持要叫醒它上面这个仍处于迷懵中的人。然而,这绝对不可能是他参加首映式之后休息的宾馆房,他忘了哪儿也不可能忘记天界山地下室的布景。邓超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但他拒绝承认这种超科学的事件,试图找出恶作剧的破绽,直到他的视线扫过凌乱的房间,对上挂在一旁的协警制服,胸牌上那明晃晃的一串警号XJ0087闯入视线。


邓超满怀着一腔惊恐摸索进厕所,却绝望地发现那里甚至没有一块镜子,慌乱地翻遍了乌七八糟的房间才找到一片似乎是给小女孩用的小圆镜,里面映射出了一个颓唐的辛小丰,满是震惊的脸上理所当然地有着一道伤疤。邓超盯着那张熟悉到感觉陌生的脸,满脑子里全都是几小时之前才刚看过一遍的电影·惨烈·剧情。小超试图告诉自己要冷静,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咒出了电影中辛小丰典型的那句著名台词:“干!”




02、

段奕宏并不能确定剧情的进度,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他想不出回去的法子,妈的他甚至不确定这里是小说还是电影!但是从伊谷春与家人同住的情况来看,他已经被调到了二警区,遇到了辛小丰。一想到这个,段奕宏就一阵头大,他扮演伊谷春一时可以,但让他随时随地都要保持入戏就够呛了,更别说让他破案、让他追逃犯、让他眼神犀利到一眼拔枪……艹!没错,为了拍戏他是体验过基层的警察生活,但这他娘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还有辛小丰,要人命的辛小丰,即使平时的辛小丰处于对伊谷春命令说一不二的状态,但他知道那是把“风吹发断的快刀”,也不会忘记伊谷春三番两次说他“是块当警察的料”,更别提伊谷春在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夸’辛小丰“心思缜密、拥有过人的头脑和勇气”……万一一个不对,那个背负沉重却又尊敬伊谷春的辛小丰会怎么反应?而他段宏奕……不是伊谷春,他知道辛小丰的罪孽,更知道辛小丰的救赎求死之心,他又要怎样才能做出那种决断?


所以很快,在短短几分钟内,段奕宏就暴躁地骂出了第二句:“Cao!”


————————————————————


邓超大概推测出了现在已经发生过了哪些剧情,这可能要感谢他和曹导、老段对于细节的较真讨论,【顺便也可以捎带感谢一下锻炼了他搜寻能力的综艺节目】。他现在住在天界山,这说明辛小丰已经遇见了伊谷春;而他还找到了一张写着David电话的纸条——一看到这张可怕的纸条,邓超的头都要炸了!这说明尾巴已经住院了…伊谷春已经在取小金鱼的路上对辛小丰产生了怀疑…伊谷春还在医院认出了杨自道…而辛小丰还要和那个台湾设计师约会……干!没错,他和吕颂贤是拍过舌吻,但这该死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还有伊谷春,天杀的伊谷春,那个人有双毒辣到可怕的眼睛,更有着果敢的行动力,一眼不对就敢拔枪,而现在自己要在对方眼睛底下扮演那个和他从出任务到溜狗形影不离的辛小丰……他在和老段拍摄的时候曾十分入戏,深刻体会过那种压力、那种窒息,万一一个没扛住,邓超已经可以想像伊谷春用手枪顶着他的脑袋问他“你是谁”的场面了,而如果说了实话,那个对辛小丰感情复杂的伊谷春又会是什么反应?而他邓超……不是辛小丰,这里没有NG,他不知道该如何摆脱伊谷春的怀疑,不知道要怎么负担起尾巴,他又要怎样豁出命去抓捕逃犯呢?


所以很快,在短短几分钟内,邓超就把头埋进手掌,哀声骂出了第二句:“干!”



03、

段奕宏想过要不要向警局请病假,理由很多:现在出发时间已经迟了,他还没有镇静到可以去面对辛小丰与那份人民警察的工作,他甚至不认识从伊谷春家到那个虚构的派出所的路怎么走!


但所有的理由都被一个现状击碎了——他不知道剧情进度。而他也不可能永远不出家门,更何况这个家里还有伊谷春的父母和妹妹,抬头不见低头见。


老段认命地压下自己的心虚,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起一切有用的线索,感谢伊谷春的条理性,段奕宏顺利地get了他手机里存着联系人,明晃晃的“师父”、“小丰”、“张所”……多好认啊!想起书里辛小丰用代号“树林里”来标记台湾设计师号码的情节,段奕宏再次庆幸伊谷春没有弄出那种幺蛾子实在是太好了!


伊谷春所有物品中最显眼最熟悉的,莫过于水库案的那一沓厚厚的资料,段奕宏捻着边角让纸张一页页飞速地掠过,清楚地意识到和当初拍摄时拿到、只制作了几页的道具书不同,这里边满满当当的,全都是字。段奕宏内心杂乱的念头飞驰而过,最后只留下一个认识——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他手脚利索地从一堆文件中扒拉出造成伊谷春与辛小丰相遇的那一纸调令,上面白纸黑字地印着那个虚构派出所的真实名字。段奕宏再用电脑上网一搜地图,就把导航路线图拿到手了。


开着伊谷春那辆私车公用的黑色高尔夫,段奕宏仍忍不住回想他刚刚顺手百度的结果——这个世界没有他段奕宏、没有邓超、没有郭涛王珞丹高虎吕颂贤……当然也没有《太阳黑子》《不法之徒》《烈日灼心》。


将车停进派出所的车位,段奕宏深吸一口气,从现在开始,没有摄像机、没有重拍、没有台词剧本,他段奕宏…就是伊谷春了。


————————————————————


邓超想过要不要向警局请病假,理由很多:现在出发时间已经迟了,他还没有镇静到可以去面对伊谷春与那份凶残的工作,他甚至完全不清楚从天界山到那个虚构的派出所的路怎么走!


他甚至连请假的理由都编好了,他,辛小丰,要去医院陪尾巴,伊谷春就算不乐意也没法隔着电话拿他怎么着。然!而!所有的理由都被一个现状击碎了——他他他没有电话号码!


打开手机的邓超绝望地发现辛小丰很好地保持着删光所有记录的习惯,不光没有记录联系人,连所有的短信和通话记录都删得一干二净!丫的这心理素质忒不过关,难怪当初一眼就被伊队看穿了,你好歹也存个“张所”、“姓伊的”、“何松”什么的装个门面啊!


现在,要不要等伊谷春主动打来电话,然后说自己病了?一旦发现他没有出现在派出所,关心辛小丰的伊谷春肯定会主动打电话的吧!想起伊谷春对辛小丰那种会说话的眼神,邓超越琢磨越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就决定守株待兔。【如果这文不是双穿的话他大概还真能成功】然而,“守株待兔”这个成语的典故就已经告诉了使用者它的成功概率。邓超一直坐立不安地捱到了九点还是没等来电话。


说好关心下属的上司设定呢?伊谷春不是离不了辛小丰么?连个电话都不打,电影果然都是骗人的!然而怨念归怨念,邓超还是认真想了想从来没请过几天假的辛小丰突然无故旷工的后果,无故失踪=引起伊谷春的关注→寻找辛小丰的去向=进一步接触杨自道引起怀疑or暴露天界山=发现房东的窃听=入狱!


不行,他还是得去派出所!【这种密室逃脱的即视感还蛮熟悉的呢,寻找未知地点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才怪】邓超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他的派出所叫什么名字又坐落于何方,也不知道尾巴在哪个医院又要怎么联系上杨自道……他唯一确定的路也就只有下山碰运气了。


正到山脚下,好战友·最冤炮灰·何松来了电话,宛如救世之音:“小丰你去哪了?头儿昨说了要我们蹲点的,今个儿早上他来的时候脸色那个差,偷懒别被逮住啊你。”


机会来了啊!不管接下来是什么任务,能让他找到派出所、免于被伊谷春怀疑就好!邓超立马进入状态,用辛小丰的调子回应:“我什么时候躲懒过,之前实在有点儿事,你现在在哪,我就过来。”


应付完何松挂断手机,邓超骤然吁了一口气,然而他却没有感到轻松多少。这一个电话打破了他醒过来之后孤立的状态,现实正毫无疑问地告知他——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熟悉的声音带给他的冲击感渐渐消褪,邓超意识到接下来他将面对很多熟悉的面孔,然而他们却不是他认识的那些人。用身上不多的钱奢侈地打上辆的士,邓超闭起眼静静靠在后座上调整着状态。从现在起,没有片场、没有导演、没有对戏配合,他邓超…就是辛小丰了。



然而,最后沉重的氛围都是假象,互相飙戏拼演技的时刻即将来临XDD!谁会先露馅呢?





最后继续求助:这里作为一只欧美狗完全不了解段奕宏和邓超,求继续科普性格防崩QAQ

评论(36)

热度(136)

  1. 相泽新北Watson异闻录 转载了此文字
    先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