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Kingsman】完美绅士 03(狗血伪重生梗)


嗯,这是一段比较长的片段灭文


03.刻骨铭心

Harry很快发现,Eggsy抗拒叫他的名字,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是在抗拒他的存在。

不,Eggsy当然没有对他态度糟糕,反而相当绅士彬彬有礼,可那种骨子里的冷漠与拒绝却十分明显,在必须进行的单独教导课程外,甚至不会在他身边多待哪怕一秒。教导中也完全一板一眼,不会多话不会幽默,甚至没有对他露出过礼貌以上的笑容。哪怕Harry显露出一部分的卓绝能力而变得成绩优异,却只是让Eggsy更加对他如避洪水猛兽。

Harry的训练官Merlin——当然是新一任Merlin而不是他熟识的那个——倒是对他从来名列第一的表现欣赏有加,他经常借此而向对方打听更多关于Eggsy和其他旧识的情况。据Harry观察,虽然新Merlin对Eggsy十分熟悉,也一起合作过许多任务,可他们的相处却仍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这使Harry担忧起来,而这种担忧在他见过Lancelot之后达到了顶峰。

Lancelot还是Roxy,那已是一位十分富有韵味的魅力女性。Harry很高兴她与Eggsy一样仍旧活跃在Kingsman的骑士位上,虽然她并不常驻英国,但想必还是给予了Eggsy许多的支持。他本想拐过墙角去和“大名鼎鼎的Lancelot”来个“偶遇”,却发现Eggsy也正与她在一起。

Harry立马就停下了脚步,甚至下意识地敛起了自己的呼吸。他就是不想看见Eggsy眼睛对上他时的一片冰冷,还有那种纯然礼节性的虚伪微笑。

还是别去打扰他们不易得来的相逢吧,Harry是这样想的。然后他就听到了一段不在他意料之中的对话。

“Lancelot,别来无恙。”Eggsy的语调随和平稳。

“你也是老样子嘛,Galahad。”

“回国的感觉不错吧,见到你丈夫了吗?”

“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Eggsy。”此时Roxy的声音终于显出了之前隐而未发的嘲讽。

“你……”

“我听说你终于举荐了人,我本来是感到高兴的,然后我碰到Merlin和他聊了两句,我就一点儿也不高兴了!”

“Roxy……”在气势强大的Roxy面前,Eggsy不禁弱了语调。

“你是怎么对待那孩子的,嗯?摆着张死人脸,除了课程不和他多说半句话,从来不关心他的生活?我们应该和被荐者产生正面的情感联系而不是让他觉得自己被你讨厌了!”

“我没有讨厌他。”

“哈,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如果不是Merlin多事……”

“如果不是Merlin多事,这次举荐候选人你又要用什么理由推脱?你不可能永远逃避下去!”

“我没有‘逃避’!”

“多久了,Eggsy?那已经过去多久了?!我以为时间能让你看开一些,而你只是将自己撑到了极限!”Roxy咄咄逼人之下是掩藏着的焦灼与担忧。

“我过得很好,Roxy。”

“那么你说,那个对人热情、意气风发的Eggsy去哪里了?”

长长的一阵静默,Harry几乎都要以为他们已经离开了,才听到一声Eggsy的叹息。

“我只是想念他。”

“算了,”Roxy终于还是软下了语调,“你自己有数。”

“我过得很好,真的,Roxy。”

“那上面的要求你也明白,Harry Lewis非常优秀,他迟早会成为骑士,而你得保证他对Kingsman的忠诚。”

“你看我什么时候搞砸过任务?”

“是是,完成率排名第一的Galahad。”

……

如果不是他曾听到这段对话,Harry大概会很高兴之后Eggsy对自己态度转变。Eggsy就像是在漫长的考验之后终于认可了自己,慢慢开始会在课程中穿插着讲述一些他的任务经历,有开心的、出糗的,也有悲伤的、惊险的。他开始关心起Harry的情绪和生活,看着Harry的眼神变得充满暖意,也会对他笑得真心。

多么棒的演技啊,如果不是Harry知晓了那段对话,不是曾经那么了解Eggsy,他也许真的就会对Eggsy的示好欣喜不已、敞开心扉了。

然而这一切都是那么可悲。

Harry理智上明白Eggsy的苦衷——听起来,失去某位挚爱让Eggsy受到了打击,他无法走出悲痛,甚至无法再忍受举荐别人,而Merlin的插手让他硬是收下了自己,并且按照Kingsman的要求,还必须和自己处好关系。

Harry理解他,甚至于心痛他——Harry曾关心了Eggsy十七年,并且打算一直关心下去——可他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Harry开始没法忍受Eggsy的忽远忽近和混杂着的真心假意。他们有时候能聊天到Eggsy放下戒备,可Eggsy总是在显出绝对真实的开心笑容之后反应过来,强迫着让自己缩回那个绅士的假壳里。Eggsy渐渐流露出下意识对他的关心,却又会立马对自己出现的这种潜意识行为感到自我厌弃。

Harry发现Eggsy身上萦绕的那种怀念与哀悼十分不健康,它纠缠着Eggsy,让他砌起与世隔绝的壁垒,让他画地为牢不允许跨出半步。即使再渴望阳光,却只允许自己活在黑暗中,掐死所有向光的幼苗。

终于,在考核神经语言学的时候,Harry忍不住借机爆发了。

“你在假装!”

“你在说什么,Lewis?”一派无辜。

“Gary,”Harry咬牙切齿地念出对方的名字,“你以为我分辨不出真心和假意吗?”

Harry以为对方会再负隅顽抗几个回合,而他早就准备好了许多实例准备狠狠打他的脸,可Eggsy总是比他想象得更出色。

Eggsy立马就承认了:“你什么时候发觉的?”

“从一开始。”

“哈。”Eggsy挑起一抹自嘲的微笑,又很快摇了摇头平复了下来,“但你又为什么配合我演戏?是察觉到我们的意图了,准备取信于Kingsman吗?”

“不是。”Harry否定了这个看起来最符合逻辑的假设,“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起来,哪怕是用假戏真做的方法。”

Eggsy这时才完全冷下了脸色:“你觉得戏耍我很好玩?”

“我永远不会这样做!”Harry下意识地就快嘴反驳,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之后不得不停顿了一下,才解释道,“每次我接近你一点,下一次你就会筑起更高的心墙……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封闭起来。”

“这完全不关你的事,Mr.Lewis!”

“你隔绝了世界、拒绝了所有人!那个人就对你那么重要吗?!”

“当然,我爱他!”

Eggsy的回答是那样斩钉截铁、毫不犹豫,每个单词里的感情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可以焚尽一切。

也在烧毁他自己。

“Lewis,你的神经语言学课程已经满分通过了,恭喜你。”

就像这样,每次都是这样!Harry看着Eggsy又在瞬间戴上假面,仿佛刚才的真情流露全是逢场作戏。

“那明天见。”

“再见。”

Harry看着Eggsy全无留念地优雅转身,下定了决心:他决不会放任Eggsy就这样毁掉自己。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