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Kingsman】完美绅士 支线A结局 10



支线A大结局 10.最终摊牌

那一天是Harry Hart的祭日。而Harry跟着Eggsy,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墓。

一如既往,Eggsy为块黑色的墓碑带来一束蓝色的鸢尾,既契合了墓中人Kingsman骑士的身份,同时也无声地诉说了探墓者隐秘的心意——绝望的爱。

Harry甚至知道蓝色鸢尾的更多含意:赞赏对方素雅大方抑或表达暗中的仰慕,亦可代表着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精致的美丽,可是易碎且易逝。

说真的,Harry看了一眼身旁失魂落魄的Eggsy,觉得没有比这束花更能说明问题了。

领着游魂一般的Eggsy回到家,一路上进行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Harry越来越按耐不住内心的烦躁。

终于,任由Eggsy坐在沙发上对着根本就黑屏的电视机发呆,Harry进到厨房为他们泡了两杯红茶。

他用了Harry Hart第一次教导Eggsy用茶礼仪时完全一样的那一套。他选了相同的茶具——即使那被Eggsy珍藏地很好,用了同一款茶叶,同样规范的摆放,配上几乎一致的肢体语言和对话。

Harry动作优雅地将茶盘置于他们面前的桌上,他说:“专心,Eggsy。”

Harry观察着Eggsy的反应。

“Harry……?”Eggsy神情恍惚地发问,却又在转眼带着深切的歉意清醒过来,“不,对不起,我又……”

Harry神情莫测地凝视着Eggsy的一举一动。

Eggsy的声音中满是愧疚与慌乱,甚至还有一丝自我厌弃:“抱歉我不是故意……”

“Eggsy!”Harry打断了对方惶恐的辩白,又缓缓地念出对方的名字,“Eggsy……有时候,你可以对自己的判断多一点自信的。”

Eggsy却只是一味地摇头,希冀与绝望一起混杂在那双暗绿的眼睛里,声音中甚至流露出了畏惧的拒绝:“不,这太荒谬了!”

可Harry仍是步步紧逼:“最荒谬的事难道不是你居然不敢去验证你最内心的期望,或者是我必须看着我的爱人站在我的墓前哀悼我自己,而我却不能抚慰他的伤痛?”

Eggsy喃喃地否定着这一切:“我一定已经疯了……”

“你是疯了,才会认为世界上真的会有两个无关的人相像成这样!”

Eggsy僵住片刻,终于,仿佛怕惊走什么似地轻声低语,道出一个事实,一个徘徊在他内心深处却迟迟不敢相信的念头:“你是……Harry…Harry Hart……”

“是的,Eggsy。”

而Eggsy却为了这一句肯定而浑身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Harry?”

“为什么?!”

“为什么要折磨我!这看起来很好玩吗?”Eggsy眼角泛起红色,却硬撑着没有落下一滴泪水,相反,他咬牙切齿,“伟大的Harry Hart一定觉得戏弄他可怜的被荐者有趣极了吧!看着我小心翼翼地把你珍藏在回忆里,然后故意接近我,亲自否定我,把我最珍视的感情连骨血一起剜掉……”

饶是Harry对这一刻早有准备,可当他真正面对Eggsy一句句痛苦的哀愤质问时,他发现自己所谓的心理准备不过是张滴水即穿的笺纸而已,除了道歉,他竟说不出任何其他的话语:“对不起,对不起……Eggsy,对不起,原谅我……”

Eggsy只是怔怔地盯着茶盘里那并肩挨在一起的骨瓷茶杯:“然后呢?现在你又想要玩什么游戏Harry?你已经得到了我的一切,我还有什么是可以供你娱乐的呢?”

“为什么终于舍得告诉我了?一直瞒下去不好嘛?这别又是什么新鲜玩法吧……我一直就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不是吗?”

“不!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让你走出……”

“哈!为我做决定!”Eggsy尖利讥讽的目光如同刀割:“这是为了我好?你以为我现在是几岁,我又当了多少年的Galahad?”

“你现在知道你是Galahad了?可你任由你的感情死在了二十三岁,而我必须为自己不适时的死亡负责!”Harry终于也禁不住怒气上涌,“你以为我愿意看到你折磨自己吗?!你是我最关心的人,而你能想像当我发现自己的阴影该死的居然是阻止你获得幸福生活唯一阻碍时、我有多后悔吗?”

“那你后悔了吗,Harry?”Eggsy语调冰冷。

“我唯一后悔的是,我当初没有让自己活着从教堂回来!”

Harry望着愣住的Eggsy,缓声道:“我很抱歉,Eggsy……”

但出乎意料的是,Eggsy却在瞬间用一个翻身将Harry压制在沙发上,只手控制住他的行动,另一只手却扼在Harry的咽喉上。

“我还可以相信你什么,Harry?”Eggsy眼里满是偏执的疯狂,盈眶的泪水终于因为无法抵抗地心引力而滴落在Harry脸上,“你永远在隐瞒我,永远在操控我!”

他问:“我要怎样做才能完完整整拥有你?”

Eggsy那疯狂而沉重的感情扑面而来,几乎压得人无法喘气。

要害受制,Harry却毫无一丝反抗的意图,他大大方方地任Eggsy扼住自己的脆弱的脖颈,平静道:“那是由你决定的,Eggsy。”

Eggsy就在这一瞬间收紧了手指,伴随着窒息感而来的还有一个凶狠绝决的吻。缺氧的晕眩使Harry完全无力抵抗口中的掠夺与侵噬,任由交换不及的唾液从嘴角边划落。

就在Harry几乎就要因为无法呼吸而晕厥过去的时候,一阵新鲜的空气骤然涌入了他的肺部。

“咳、咳……Eggsy?”

Eggsy已经放开了Harry,只是脸色阴郁地靠在沙发上生气。

“这是一个测试,Harry!”Eggsy的声音里怒气翻涌,“这他妈又是一个见鬼的测试!”

“为什么这么说?”Harry搓揉着喉咙口的皮肤,烦恼地觉得Eggsy一定留下了指印。

“你在测试我有没有放下那种偏执疯狂的感情,也在试探该不该信任我的自制力……该死的,你就是没法相信我!如果我没及时判断出来……”

”我将我全部的信任交付于你,Eggsy。”Harry声音里的歉意几乎可以溢出来,“只是作为特工,我们不可以让感情的臆判影响自己……”

“你现在还要说教吗,Harry?”Eggsy不满道,“可别说你现在没硬着。”

“哦~我只是体贴,Eggsy。”Harry伸出手,动作灵巧地解开Eggsy的领结,“毕竟现在你才是年纪更大的那一个。”

“哦是吗?”Eggsy挑眉,同时也扯过Harry的领带将他拉近,带起一阵衣料间的摩擦,“这听起来像是一份战书。”

即使Eggsy看起来恢复了常态,可Harry仍敏锐地捕捉到了Eggsy声音里的一丝闷闷不乐。

“我在这儿,Eggsy。”

Harry在对方耳边呢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Eggsy。从现在开始,没有更多秘密,我以我全部的生命相信你……”

Eggsy侧过脸,吻上那张正喋喋地做出保证的嘴。

“Yes,Harry.”



PS:一开始我觉得Eggsy这样表现会不会太轻拿轻放,可Eggsy已经彻底成为一个完美的绅士啦,他一直有隐约地猜测两个Harry是同一个只是不敢确认,并且他也已经走出阴影了,所以即使在盛怒之下他还是判断出了Harry的意图,并在发泄过怒气之后,也成熟地原谅了Harry。毕竟,他们现在幸福地在一起了,这才是比一切都重要的事。

叧,A支线后面还有一个小番外~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