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2048虚拟世界杀人游戏】小剧场


假如小说家是个小帅哥,假如侦探和小说家真的是一对,正文里果然少了些什么吧╮(╯▽╰)╭


被正文和谐掉的JQ小剧场:


Action 1:


“欢迎来到2048虚拟世界。”


你的耳朵一下子轰鸣起来,脑子里全然乱成了一锅粥,喉咙就像被谁卡住一样,喘了半天却发不出任何有意义的声音。


你渐渐可以感觉到你靠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有人在轻拍着你的背,在你耳边说:“深呼吸……放松……”


你的意识终于回笼,发现因为自己恐慌发作抓着他的右腕死死不放,而对方还在用仅剩的另一只手拍抚着你的背,让你冷静下来,所以你正被圈在对方怀里,用一种尴尬无比的亲密姿势紧贴着对方。而他的怀抱出乎意料地让你安心,让你可以完全不去计较其它任何事。



Action 2:


你突然意识到对方手上那个数字“4”的代表含义,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嘲讽起来:“怎么,现在对我感到害怕了?我可只是个‘4’,你之后见到那些更高阶的数字……”


他的态度变化反而让你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你连忙向他道歉,又鼓起勇气,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角。


对方看你这幅怯生生的可怜样子,也只叹口气,软化了神色:“别担心,你还在保护期。”



Action 3:


你知道事情才没那么简单:“发生了什么,是有人来了吗?”


“嗯,你留着吧,我走了。”他随意地点了点头。


“带我一起走。”


他听到你这出人意表的请求,才重新把视线放在你身上:“你是处在保护期的新人,留下来是安全的。”


“可是你有麻烦对吧,我可以帮你。”你当然不是为了安全,你只是不想和他分开。你是个任性的家伙,为了自己的感觉可以孤注一掷。


他神色莫名地笑了起来:“你还没清楚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吗?那种感恩的心态还是早点丢掉的好。”


你才不需要他这种劝告:“不是为了感恩……”是为了你。



Action 4:


“你甚至都没告诉我你之前是做什么的!”


“在这个世界待久了,现实做什么职业还重要吗?”


“呵呵……”


“你这是什么表情啦……别这样……好啦,告诉你也没什么,我是个私家侦探。”


“侦探!我还从来没在现实里遇见过这个职业!”


“就知道会是这个反应……”


“侦探和小说家……这个组合听起来就像是天生一对呢?”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Action 5:


“还好遇上了你,不然没有能量点的新人在第一天不就得饿死了。”


“就算你可以兑换食物估计也会挨饿。”


“诶?可是……”


“没事啦,反正有我养你。”


你哀怨道:“别说了……听起来㡳阶就是被包养的嘛!”


“可是我很乐意……”养你。


“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勉强答应你好了。”



Action 6:


你忍不住将这把精致的匕首拿在手上反复揣摩,感受它微沉的的重量,体会它锐利的刀锋……最后,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勾勒它的模样。


“你在干什么!”难得侦探的声音居然会出现一丝不稳。


“干什么?”你一脸无辜。


“我问你为什么要去…舔匕首啦!”侦探看起来很抓狂。


“完全地了解匕首,这是你说的啊。”


“那你尝出什么了吗?”侦探无语。


“金属味……”


“呵呵!”


“还有你的味道~” (๑•̀ㅂ•́)و✧


(⁄ ⁄•⁄ω⁄•⁄ ⁄)



Action 7:


“好了,你也该休息了,我会维持匕首的能量,它明天仍旧是你的。”


你此时也正因为精神力消耗和一天的奔波而哈欠不断:“这个设定可真是方便。谢谢你了,侦探~”


“你睡吧,我守夜。”


“跟你结盟真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了!”你嘟哝着闭眼。


睡过去的你没有看见侦探落在你身上的柔软眼神:“能遇见你,大概也是我碰到过,最幸运的事了……”



Action 8:


“侦…侦探!你的…嗯…仇家…唔…来头还…挺大的么!”你们刚经历了一场艰难的突围,只为了躲避他追杀者制造的包围圈。


“早就警告过你了啊。”他看起来也不太好,“不要喘成这样!”



Action 9:


“他们在干什么?”你在侦探耳边悄悄问他。


他也微转过头轻轻对你咬耳朵:“落单玩家装NPC被玩家小队发现了,他们在确认他的数字。”


微微的热气喷在你的耳朵上让你一阵发痒,而侦探还在得寸进尺:“你耳朵红了哟~”


你扭过头试图瞪他一眼,却忽略了你们的位置关系。


感受着唇上擦过的柔软,你在惊讶之后笑得十分得意:“侦探你也脸红了啊~”



Action 10:


你迫不及待地向侦探发问:“那是怎么回事?”


“当玩家情绪起伏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手上的数字就会自动显现出来,红色的,无法被衣物掩盖。”


“这真是……”你揉了揉眉心,“我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呢。”


“我之前就应该告诉你的。”


“不,现在说也一样。”你感叹,“所以我现在吻你的话,就可以知道你真正的数字了吗?”



Action 11:


“这个世界的暴力程度还是远超我的预计。”


“嗯?”


“会被故意施暴挑起情绪从而确认数字什么的……这个世界真是……”


对于没有法律与道德的世界,人与人之间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你和他都心知肚明。


“相信我。”侦探第一次郑重地向你保证,“我绝不会让你落到那种境地。”



Action 12:


“除了手上的数字,你的行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4吧——给我科普的那些细则根本都远超了‘普通知识’的范畴了。”


“是你提出要当我盟友的啊。”侦探反而委屈起来,“对你好你还嫌弃我?”


“我一开始觉得,也许哪天晚上睡过去就再也不用醒来了;也许你会把我带到某个人面前让他把我杀掉;或者是把我带去交易市场卖掉之类的……”


“方向错了,更有可能的是把你带到我的地盘圈禁起来……”


“你在讽刺我阴谋论?!拜托!小说家大概就是世界上最容易脑补的生物了。”


“我不介意现在就在这里完成我的脑补。”


你狠狠瞪了他一眼:“想得美!”



Action 13:


“你就是这么执着是吗?”沉默过后,他重新笑了起来,眼睛中闪着温暖的光,“这样好吗?你从开始到现在还是一点没变,你要怎么到达2048啊。”


“那是因为我遇见的是你,而我也很庆幸,我的愿望一直没变,那是个不用到达2048也一样能实现的愿望。”


侦探却别过了脸,断开与你的对视:“你就是为了故事才跟着我的吧!”


“不是哦,故事只是借口。”你笑起来,“我只是为了你。”



Action 14:


你把他拉了回来,同时也看清了外边的景象——怪石嶙峋的群山,只是山,没有树。这样的环境下,人根本没有可以隐秘移动的地方。


你叹了一口气,把火堆升起来,催促侦探把湿衣服换掉:“这种时候,还不赶快脱一个,献上福利缓解气氛?”


“亲爱的~”侦探身后的黑气都快实质化了,“哪次我们洗澡换衣服不是一块儿的,福利还不够多吗?”


你缩了缩脑袋,不说话了。



Action 15:


“落单的王哟,其他的王者们决定联合起来除掉你。”就仿佛是莎士比亚笔下的悲剧,或者奥德塞和伊利亚特里会出现的英雄人物一样,“你是被选出来的牺牲品,是一场让所有玩家免除团灭命运的献祭……”


你抿抿嘴:“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有写戏剧的能力。”


他还是为你这不合时宜的幽默感挤出一丝微笑:“如果你写出来了,我会当你的第一个读者。”


你的脸突然红起来。


“怎么了。”


“对一个作者说这种话是犯规的!”



Action 16:


你们居然脱困了——在那种包围的状况下。


因为他拿枪指着你。


“谁都不许动!”


这是当然的,因为比起其他全身防弹武装的追杀者而言,只有你是最容易让他降阶的目标。


“你们大可以比一比,是我扳机快,还是你们杀我快?”侦探对追杀者们发出威胁。


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首先开了口,你猜她就是侦探故事里的那个报恩的1024,同样,你也记得她成为1024的速度有多快。


“你以为我们会相信?”她瞥了狼狈的你一眼,“你会伤害你唯一的同伴?”


“同伴?”侦探嗤笑,“1024在这种情况下把2带在身边的目的从来就只有一个。”


能成为1024的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一个戴着眼镜的精英样男士几乎是立马戳穿了他:“哼!虚张声势。”


“那就试试啊!”侦探笑得嚣张,“看看我会不会自行降阶,看你们最后要不要自相残杀?”


“那你为什么还不开枪?”另一个1024语气温和地开口,“只要你降了阶,我们就对你没有任何威胁了。”


“人都是有侥幸心理的不是吗?”侦探假惺惺地冲他们摇头,“猎杀512可辛苦了~”


那几个1024相互看看,谁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拿定主意——他们已然胜券在握,不愿发生一丝意外。


能活到现在成为1024,谨慎和才智缺一不可。


“那你的条件是?”


“把他交给我,你们后撤五公里,之后我们各凭本事。”


“现在占上风的可是我们!”对方几乎恼怒起来。


侦探摇头:“否则我宁愿现在就鱼死网破。”


他的手枪稳稳地瞄着你,没有一丝偏移。


“你要求的太多了,我们不能让你带着他,否则和现在的状况又有什么区别?”


“你们的承诺我一个字都不信,所以,他才是你们的保证书。”侦探挑衅地向他们呲牙,“之后各凭手段啊,你们不是最擅长这个了?”


他的那些话听起来本该伤透了你的心,你应该移动起来,应该躲到任何一件防弹衣后面去。然而,你只是一动不动,任由他把你的生死当作最重要的一颗砝码。


1024们看看他,又回过头来打量你,相互嘀咕了一阵,就很是干脆地离开了。


侦探警觉地拉着你后退、隐蔽,这过程中一直将枪口抵着你的腰,直到你们到了攻击死角,他才移开手枪:“呼……我差点以为要玩脱了!”


“为什么这么说?”


他的样子还很疑惑:“本来按照他们个性,是绝不会答应把你留下的。”


侦探有时候就是对自己的行为太没自觉,而你只能告诉他:“因为他们自以为看穿了你对我的在意。”


“诶?”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叫他们‘自以为’看穿我的在意啊!我本来就是表现给他们看的好不好!”


你对他挑了挑眉。


“诶诶?也不对!我本来就很在意你啊!”


“是是!”你无奈道,“所以他们都认为我们是一对了。”


“难道我们不是吗?”侦探这下更震惊了。


“是吧。”你耸耸肩,“如果这都不算爱?”



Action 17:


他听了你的句话,几乎控制不住地全身颤抖起来:“如果…如果我再勾搭你,你会答应吗?”


“别哭啊侦探……你勾搭人的本事这么不错,不管再来几次我都是一样会答应的吧。”


“不……下次不要再答应我了好不好?”


“为什么不呢?你瞧,我这不就有个精彩的故事了吗?”


—The End ?


“侦探,你不觉得‘勾搭’这个词用得不太对?”


“是你这个小说家先用的啊!”


“所以这果然是个爱情故事吧?”


“这难道不是个爱情故事吗?”


“可是,我们全篇只握了一次手啊……”


“那我们现在把全套补上吧~”


拉灯!


—Ture End—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