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2048虚拟世界杀人游戏】HE番外


HE番外:



你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懊恼地对着空白一片的电脑文档,却敲不出一个字符。


居然你也有陷入写作瓶颈的时候。


终日死宅也不是个办法,出门取材果然还是有必要的。



你第一次见到对方,是在小区门口的露天咖啡吧,你们一样无所事事地呆坐了一个下午,区别只是你盯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而他基本只注视着小区门口、偶尔看看你罢了。


你第二次见到对方是在小区公园的长椅上,对方拿着一份报纸翻来覆去,但是你注意到他的目光却没有落在应该的地方。


这是你第三次见到他了,他正侧身隐在一个建筑死角向外张望,光看起来就超级可疑。


所以,这个人鬼鬼祟祟地到底在干什么啊?


并不想多管闲事,但处在写作空窗期的你正是好奇心最膨胀的时候,你禁不住就停下了脚步,不自觉地挪向他。


你神秘兮兮地凑过去:“你在干什么?”


出乎意料地,对方没有说出“关你什么事”或者“你神经病啊”这种常见答案,而是深深地看了你一眼,回答道:“在做调查。”


你的兴趣一下子上来了:“你是记者?”


“不,私家侦探。”


“侦探!我还从来没遇见过侦探职业的人!”


他的神情忽然变得奇怪起来,仿佛下一秒表情就会全面崩溃的样子。


你不知道你说错了什么,只好小心翼翼地告诉对方:“我是个小说作家,大概也是个比较少见的职业。”


“嗯,很高兴认识你,小说家。”


对方虽然尽力表现地很平常的样子,但是他的那种高兴喜悦还是抑制不住地散发出来。


你不禁怀疑起自己刚才真的是只报了职业吗,还是小说家这个工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让人崇拜了?


但对方稍显奇怪的举动也没有浇灭你的好奇心,相反,它燃烧得更旺盛了:“所以,你在调查些什么,侦探先生?”


“叫我侦探就可以,小说家。”他的嘴角微微扬起,“只是最常见的普通工作罢了。”


“那是什么?”


“调查婚外情啊。”


这个答案让你意外、却又一点儿也不意外。


这的确是私人侦探最常见的工作没错,可是……你看着眼前的侦探,他这幅样子绝对不像是在进行这么简单的工作而已。


他仿佛看出了你的纠结:“要一起吗,小说家?”


他带给你的惊讶真是一次比一次多,你简直没法抗拒这种一波三折的情节。


你向他确认:“真的可以吗?”


“有什么关系,只是调查婚外情嘛。”他笑得狭促,“只要你不怕稍稍跨过几条关于他人隐私的小小法律条文。”


你稍稍犹豫了一下:“好啊。”


也许你根本就没有犹豫。


仿佛被卷进了一场风暴,又像飞蛾扑火一样,你轰轰烈烈地投入他的调查大业。


奇奇怪怪的路线和意想不到的藏身点已经不算什么了,各种取得材料或合法或违法的手段才让你大开眼界——明明只是在调查婚外情啊!你有时候也会这样吐槽对方。


侦探只是摊手对你笑笑,你也就被他打败了。反正也能因此长很多见识嘛,你不负责任地这样想。



盯梢的间歇,他状似不在意地向你搭话:“你最近是写作没有灵感了吗?”


“有这么明显?”


“为了取材而随便答应陌生人可能违反法律的邀约,写作对你一定很重要。”


“是乐趣,也是事业。”你告诉他你内心的想法。


“有比它更重要的吗?”


“也许会遇到个人吧?”你琢磨着,“到时候也许写作取材就只是我搭讪的借口——”


你忽然发现了目标,用手肘捅捅对方:“——目标人物出现啦,快跟上!”


侦探却忽然兴致缺缺的样子。


“怎么了?”你停下脚步回头,却看到他一脸阴霾。


“有点想黑化……”


对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也学了好些词汇呢,你无奈了:“你这是在擅自改什么人设啊?”


“我是在给你机会安慰我。”


你仔细回想了一下你们的对话,没有提到过去、没有戳人伤口、没有击垮三观……所以他到底在失落个什么劲啊?


难道是因为你不务正业的态度和他志向不太一样吗?


你试探道:“我人生中还没有遇到过比写作更重要的事?”


“嗯哼?”


“故事高于一切!”你喊出口号。


“勉强放过你。”侦探无奈扶额。


所以,到底是什么啊?



一路相互吐槽打打闹闹,你偶尔笨手笨脚地闯点小祸让他急急忙忙补救,居然也成为了他助手一样的存在。


“说实话,我觉得目标的情况有点奇怪。”你有些纠结,“其他偷情的丈夫也都是这种表现吗?”


“有吗?”侦探懒懒地回应。


“你好像对这个委托很不上心啊?”你不满起来,“是因为太简单了吗?”


“没有啊。”他直勾勾地看着你,“这是我很重要的一个委托呢。”


“可你总是一副游离在外的样子……”你皱着眉描述,“就像和世界脱节一样。”


他的表情变得很微妙:“因为我总是走在灰色地带吧?”


“敷衍!”你瞪他,“总有一天我会挖出你的故事!”


“你还是不要那样做比较好。”


“吓!我好害怕噢!”


“你会后悔的……”


他听起来异常认真,这让你不禁狐疑地打量起他。


“来真的啊?”你也很严肃,“那你会杀人灭口吗?”


“……”侦探瞬间翻了个白眼给你看。


“虽然也不知道你在忧心什么。”你向他保证,“如果你遇到麻烦,我会帮你的。”


“你真是……”侦探低声叹息,声线里温柔的感情几乎浓到溢出来,“在哪里都没变啊……”


“你说什么?”你没有听清楚。


“没什么。”侦探又变得一本正经。


“好吧。”你摇摇头放过了他,将对话转回目标人物上,“他的举动看起来真的很怪异啊……”


侦探纵容地顺着你的话题:“说吧,你又脑补了什么?”


“总觉得他这个状态很像我写过的那种变态杀……卧槽!侦探你看到了吗?!刚、刚才……!!!”你语无伦次,差点没握住望远镜。


“看得很清楚。”侦探生无可恋地痛苦抱头,“我讨厌中途会自动升级的委托。”


“居然…”你仍处于震惊之中,“被我猜中了……”


“小说家!”侦探一脸嫌弃地放下相机,开始戴上橡胶手套,“想看现场就乖乖跟上,然后闭好你的乌鸦嘴!”


结果,在尸体出现之后,一桩普通的婚外情调查居然就变成了追踪连环杀手的惊险侦破……这种惊天大反转简直比你的小说还夸张。



你录完口供从警局门口出来,抹了把脸,发现侦探正在一旁等你。


你真是对他接委托的运气感到无语,又对他在过程中显现出来的调查能力十分钦佩:“你当侦探一直都这么刺激吗?”


“是啊,所以你愿意做我搭档吗?”他这种神转折的能力每每让你猝不及防,但你就是偏爱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举动。


他注视着你的眼睛强调:“跟着我,你可以收获许多故事。”


又来了,这种被对方目光穿透过而在看着回忆的感觉,越来越不遮掩了,你皱了皱眉:“不。”


如果不是不想和任何狗血剧情扯上关系,你现在大概就已经答应他了吧。


而对方的反应让你感觉自己刚才像是踢了一只小狗,而那只小狗还忍着痛对你摇摇尾巴,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你,坚持不懈要要凑过来的样子。


“我会缠着你,直到你答应。”



他果然坚持不懈。


你每次出门总是能在各种场合遇到他,鉴于他的职业,你十分怀疑他是在用盯梢目标的模式来“偶遇”你。你们对此心知肚明,但一言不发就可以默契地装作彼此都不知道。


他一遍又一遍的向你询问,“做我搭档吧”、“搭档来取材吧”、“有个委托很有意思,是你会喜欢的类型”、“加入我吧”、“我们一起不好吗”、“有新故事在等你啊”……


明明他每次都被拒绝,每次听到否定都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却又强迫自己一定要完成……就像在坚持一个单方面的承诺一样。



刺激的经历、可靠的技能、默契合拍的举动、永远不会腻味的交谈……人一生能遇上几个这么相合的人呢?你每次拒绝他,都几乎是立即就后悔了。


“你到底为什么拒绝?”侦探的话一直一直一直萦绕在你耳边。


再这样下去,写作就真的只是借口了……


你面对仍旧敲不出一个字的空白文档暴躁起来。


你走到窗边扒开帘布的一丝缝隙,发现侦探果然在楼下蹲点。


就像是你以前喂食了一次的流浪狗,之后一直被它可怜兮兮地跟着,最终你还是心软把它领回家了一样。


你叹口气,拨通了对方的手机。


“再下去你就不是苦情戏男主角,而是变态跟踪狂了。”


“什么?”他还在装傻。


“看到你了,当初还是你教会我选点的。”


“对不起……”他听起来歉疚极了。


“那就上来说话!”你也真是心软到没救了。



侦探一脸平静地来到你家,如果不是你能捕捉他隐藏在表面之下的紧张,还就真的被他骗过了。


“你还真缠人啊?”你半是烦恼半是感叹。


“我说过了啊。”


“真是言出必行呢。”你挖苦他,“早知道就应该像电视剧演的那样,让你在个暴雨天淋一晚上的雨,然后我再大发慈悲地叫你进来。”


“你不会的。”


“还吃定我了是吧?”


“为什么那么固执?”对方没有说出的下半句是——你明明也很想答应的。


“那你又为什么那么坚持?”你没说出的下半句是——你分明每次发出邀请都那么悲伤。


侦探看上去是真的十分痛苦:“我迷失了,只有你可以挽救这一切……”


“说得我好像救世主一样。”


“不是救世,但也豁出性命拯救了某个人。”


“我这么胆小,又怕痛又怕死,我都不知道自己可以豁出性命呢。”


这句话就像触动了对方的敏感神经一样,他倏地站起身来:“打扰你了,对不起。”


就这样让他全身而退?开什么玩笑!


“我答应你了。”


他僵住了。


“我也很想这么说,可是……”你苦恼极了,“总觉得我还有个很重要很重要的故事没有写,不把它写出来,就没有办法开始新的冒险。”


这听起来像是在戏耍人,但只有你自己知道这番话里有几分真假——那种日夜纠缠的空洞感,可以生生将人逼疯。


他这次却没有吐槽你“又想太多”,而是露出一种希冀中带着绝望的表情。


他告诉你:“也许,我知道那个故事是什么……”



【……那就是你最后听见的,未尽的话语了。】


你敲完最后一个句点,打上“The End”的标记,伸了下懒腰,向沉默着坐在一旁的侦探询问:“所以,这就是一切的真相?”


“嗯,是真的。”他的态度再郑重不过了,“我对你说的都是真话。”


“哈,让一个小说家做侦探的搭档,你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侦探和小说家,这个组合听起来就很合适啊……”


“所以,你莫明其妙地邀请我,我就一定要答应你吗?”


“我会缠着你,直到你答应。”


“这倒是,你勾搭人的功夫是真的不错。”


他听了你这句话,几乎控制不住地震颤了一下。


你停下来无奈道:“我们这是要把小说里的台词都再重复一遍吗?”


“那么……你会答应吗?”他的声音低得你几乎听不见。


“别这样嘛侦探……我早就承诺过了啊。”你挠挠头发,“我的承诺,是一直有效的。


你的目光移向屏幕,念出你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对话:“不管再来几次,我都是一样会答应的吧。”


“你…你相信了?”侦探瞪大眼睛,“没觉得我在发疯?”


“2048虚拟世界,听起来很荒谬。”你笑了,“但是,小说家大概就是世界上最容易相信脑补的生物了。”


“为什么重新答应我?”侦探显得急切而恐慌,“我最后可是把你……”


“为什么不呢?”你对他笑了起来,“你瞧,我这不就写出了个精彩的故事吗?”


他的表情就像是得到了全世界的珍宝。


“真是的,小说家……”


“是的呢,侦探。”


微微的哽咽、无法抑制的欣喜、一丝的埋怨和无限的包容……那就是你们,崭新的开始。


—The Happy End—



JQ小剧场:


Action 1:


“所以,侦探你杀过人,而且起码超过了十个……”


“你嫌弃我的话……” QAQ


“我在书里杀掉的角色肯定比你多!” ~\(≧ ▽ ≦)/~


“这有什么可比性吗?”


“它们都不存在于现实世界啊~我们只要不在现实违法就行了。”


“现实里也违法了……” (ಥ_ಥ)


“那就不要被抓到!我可不想去保释你。” ╮(╯▽╰)╭


“说好的搭档呢!”



Action 2:


“又做噩梦了?”


“嗯。”


你揉揉侦探的头发:“又是我死在你手上?”


“嗯……”


“下次换成我杀掉你,我们俩同归于尽好不好?”你打了个哈欠,“没有新意的重复情节最讨厌了。”


“凶残……” T^T


“你在2048世界被迫杀人,我在小说世界主动杀人,我本来就比你凶残。”你安抚他,“乖,下次要梦到我把你杀掉啊。”


一起生,一起死吧。


侦探笑了笑:“好。”



Action 3:


“这么说我们到最后都没有叫过对方名字吗?”你震惊了,“这也太惨了吧!”


“名字什么的只要我们相互放在心里就行了。”侦探笑得背后开出一片灿烂的太阳花,“才不要告诉读者。”



Action 4:


“看起来要结尾了,可是还有一大堆事情没有说清楚啊:2048世界到底为什么存在,它的目的是什么?你后来做了什么,又是怎么回来的,你许的愿望是什么,你是真的回来了吗?我又为什么还活着,我死过的话还是原来的我吗……”


“行了行了,你越说越黑了啊!”侦探无奈道,“不就是舍不得故事结束嘛。”


“很庆幸我们之间没有出现‘真结局’什么的。”你喃喃。


“放心吧。”他摸了摸你的头,“就算没有被写成文字,我们的故事也还是在继续的。”


你握上他的手,因为你知道,你们会一直一起走下去:“而这一次我们的结局只会是永远的Happy Ending!”


—The Real End—



后面会有多个版本的黑结局,喜欢脑洞和花式BE的旁友可以往后找找。当然,作为亲妈,连BE版结局也有HE补丁,怕虐的旁友也可以放心大胆地吃╮(╯▽╰)╭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