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柱扉斑3P】错觉


咳……对不起,这是一篇掉节操的3P肉开头


警告:微黑化、囚禁、捆绑、遁术、3P肉


前情:终结之谷一战后,柱间带回了斑的尸体,而扉间识破了斑的假死。于是……


PS:因为到底斑爷如何用的伊邪那岐来伪造死亡并没有定论,So╮(╯▽╰)╭那就随便掰吧。




“被识破了吗?”斑打量着自己眼下的状况。他的手腕脚腕上分别被戴上了镣铐,不用说,是特制的,可以吸收并封印查克拉的那种。


他全身不着寸缕,因此处在阴冷的地下室里立马就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因为镣铐限制的关系,他既不能流转查克拉取暖,也不能抱起手臂搓掉那阵寒意,只能手脚大开地被束缚在冰冷的石台上等待着此间主人的到来。


一阵空间波动,被封印查克拉的斑没有能及时作出应对,他黑色的眼睛对上一双绯红的眸子。


对方淡漠的脸上没有流露出半点惊讶:“终于醒了吗?宇智波斑。”


这种表现让人意外地火大:“果然是你吗?千手扉间!”


扉间却没有回话的意思,只见他双手结了个印,那些紧绷的铁链就松弛了下来,即使还是牢牢链在地上,却是让人有了活动的余地。


斑也毫不客气地立马跳下了台子,让自己摆脱了那种将弱点暴露无遗、任人宰割的姿态。


扉间抬手格挡下斑过于孱弱的攻击,一把抓住他的小臂感应道:“这种程度的封印还留有余力,真不愧是你。”


然后斑就又被迫着在脖颈上多加了一道颈铐,身体立马无力了起来。


滚烫的体温接触之后被冰冷金属束缚的感觉很不好受,斑恨恨地盯着他:“你这是干什么?千手扉间!”


“是我拜托他这样做的。”一个斑没有料到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柱间!”斑在最初的错愕之后反应了过来,“我曾经还以为你不会是侮辱我的那种人。”


“比起这种行为,逼迫我杀了你明显更让我痛苦得多。”


柱间直白话语里的疼痛是那样真实,几乎让斑以为他现在经历的才是错觉。


“要不是扉间发现之后告诉我,你就打算骗过我们之后一走了之吗?!”柱间猛然拽过锁链,将猝不及防的斑拉到近旁。


斑真是不敢置信,他仅仅是离开了不过几年,那个“千手柱间”竟然能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即使他有时也会暗自揣测,但也从没有真正见过柱间如此阴暗的样子。


斑毫不顾忌地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我从没想过你会被权力腐蚀成现在这种样子哈哈哈!”


但是柱间却不去理会斑的嘲笑。他伸手,触到斑一片冰凉的皮肤,皱了下眉,又径自将手熨贴上去。


斑被他迥异于常的举动与皮肤上的温差激得一个哆嗦。


柱间脱下火影袍罩在了斑的身上,又不容抗拒地将人紧紧拥抱着贴在一起,一手抚上斑的脸,轻轻摩挲。


“这样就温暖起来了吧?”耳边柱间的声音听起来同以前一样温和,“感觉就像是我让你活过来了一样。”


斑即使恼极了眼下柔弱的状态,却根本无法挣脱,他的身体也的确在柱间火热体温的晕染下逐渐回温。但是那种近在咫尺的毛骨悚然让斑更加确信了柱间的异常。


“柱间你……”


“大哥,火影楼那边你还要先处理下。”


柱间停下动作,与扉间对望了一眼:“好。”


在柱间出去之后,扉间一开始还维持着那副整理资料的淡然模样,但是渐渐地就开始变成绕着斑徘徊了。最终,在一阵犹豫的踱步之后,扉间还是停了下来。


“不要责怪大哥。”扉间来到斑的面前,认真地对他说,“大哥的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


“什么叫……!”斑在震惊之下猛然睁开一直闭着假寐的眼睛。


“拥有‘仙人之眼’而差点失明的你应该最清楚那种力量不过了吧。”扉间一向冷厉的红色眼睛里蕴满了悲伤,“你又凭什么一厢情愿地认为大哥作为‘仙人之体’的使用者不需要付出代价?”


“你是说他的寿命……”


“虽然他从来不想伤害你,但是现在光打败你已经不够了,一旦确认你有威胁,他必须要在临死前,为村子铲除后患。”


“呵,那现在这又算是什么‘铲除后患’?”


“这不是……”扉间顿了顿,移开目光,“不管你眼里怎么看待他,大哥他也只是个…人类,如此而已。在我发现你并没有真正死去之后,他已经没有勇气再下手杀你一次了,而我从来就不赞成资源浪费。”


“哈,‘资源’!”斑甩了甩手,腕上的链子叮当作响,“还是一如既往地装模作样呢。你以为我和柱间看不出来你对我那种压抑的欲望吗?”


那种对宇智波的憎恶与好奇,对宇智波一族强烈感情的畏惧与向往,对自己的警惕与窥伺……那些感情混合在一起酝酿成了一种纯粹的欲望,平时被理智压抑地再好,也是有蛛丝马迹可循的。斑和柱间不是没有觉察到,只是一个不屑于处理、一个不能够去处理这个问题,也就那样搁置了下来,现在看来,也不失为一件攻击的好武器。


“你……!”随着斑的话音落下,扉间终于不再是那副波澜无惊的模样。


“斑,你还真是打算毁掉一切啊……”而就在这种时候,柱间刚好返了回来。


“大哥!我……”


柱间平静地摇了摇头:“虽然我咛嘱过你不要告诉他,但你还是说了,被他迁怒了真是一点也不奇怪。”


扉间也平复了下来:“阿,他还是那副老样子,坏脾气一上来就不管不顾。”


“我倒是不知道你已经偏离到这种程度了。”斑嘲讽道,“连亲弟弟的欲望也能一起利用。”


随即斑又否定道:“不,应该说,你从来都是这种人啊。”


柱间反而微笑起来:“起码在最后的时间里,我想要你留在我身边,不管用什么卑劣的方法也好,反正,‘我们回不去了’,你是这样子说的。”


天真是错的、卑劣也是错的,守护是错的、毁灭也是错的,放任离开是错的、强行囚禁也是错的……到底怎样是对,又有谁知道呢?


“我们要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那么,现在的状况你也可以接受吧?”柱间一脸平静,“你试图催毁木叶的举动毁了我,而我那一刀毁了你。”


“所以才让你们不要感情用事啊。”扉间在一旁忍不住条件反射地吐了句槽。


“就好像你有资格说这话似的。”斑反唇讥讽道。


这种熟悉的氛围让三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下来,仿佛他们一瞬间回到了木叶的初创时期,他们还没有决裂到现在这种荒唐可笑的地步……不过,一切也只是一瞬而已。


“所以,我们都扯平了。”斑一句话打碎了假象——他向来是那个毁灭者。


柱间顺着他脖颈间的锁链抚上了斑的脸,手掌卡住他的下颌,用无法回避的力度给了对方一个深吻:“那你也做好准备了吧。”


暧昧的银丝在唇间拖开之后,斑才得以喘口气,他倔强地扭开头,目光如炬地盯住正打算离开的扉间,挑衅道:“我以为你的胆子会更大一点,真是懦弱啊,扉间。”


扉间怔了怔,流露出一瞬的不思议,转而向柱间征询道:“大哥?”


柱间向他的亲弟弟点了点头:“你看,斑仍旧是这么天才啊,这种可以同时惩罚我们三个人的方法也想得出来。”


他们回不去了也不想回去,反正是最后的放纵,那就更疯狂一点吧。



—TBC—

评论(13)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