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斑柱】爱与痛


战后地狱相见梗,另外,这只是个简短的车头…


把这篇发出来是为了断@白色的象群 后路!说好要开地狱BDSM车的呢?!帮开好了车头之后就一个字没码是闹哪样……我要上车啊司机!




斑独自一人站在一大片广袤的荒岩上,低头端详着自己拥有真实触感的双手,觉得可笑极了!

斑从来没有想过地狱真的存在,一直认为那是人们臆想出来宽慰自己的说辞——什么“罪人会在死后受苦”,什么“如果可以在地狱相见”……即使才在几分钟之前,柱间那样轻松地笑着说要和自己下去交杯,斑也认为那是在早已体味过永眠滋味之后,对方最后的温柔。

因为如果地狱是真的,那他又何必苦苦追寻现世的真实?如果地狱是真的,人们又为何要努力挣扎反抗命运?人类只要逆来顺受地忍耐一切就可以了……而他只要…杀掉所有人就够了!

真是可笑啊……

斑左手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嵌入肉里,鲜血顺着指关节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他用右手掌捂住脸,低低地笑出了声。

“斑!你怎么还在这里磨蹭啊?”

斑不可置信地抬头,发现声音的主人正毫无防备地向他走来,一边还在抱怨:“我都四处找你好久了。”

“真的…居然能在地狱见到你啊……”斑喃喃出声。

那个温和的声音还在喋喋不休:“你不会这么快就忘掉我们之前说好的……”

斑打断对方:“这里是哪?千手柱间!”

柱间反倒惊讶起来:“你下来的时候没接收到信息吗?难怪这么久还没有……”

斑快要不耐烦了:“我问你这里是哪里?”

“要说具体的话……是黄泉的最外围吧。”

“……是地狱啊。”斑话语里的嘲讽清晰可辨。

柱间这才半委屈地反应过来:“原来你之前没有相信我吗?”

“呵,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

这句话其实是没有道理的怪罪,双方都明白这一点。即使说着这话的斑表面上云淡风轻,看起来只是在斗嘴而已,可是当那句话从斑的嘴里讲出来的时候,柱间就是无缘无故地觉得一阵疼痛……毕竟他当初可是……

“你还不带路吗?”

柱间看着对方双臂一抱、一副理直气壮支使人的样子,又开心起来:无论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现在都有足够的时间去解决了。

“嗯,这边走。”

柱间迈步,斑也就跟随其后地行走着穿越过这一片怪石嶙峋的岩漠。

忽然,柱间蹬蹬地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了和斑并肩的位置才满意地作罢。

“喂,干什么?”斑莫名其妙,“你这样怎么带路?”

柱间完全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地拉上了斑的手,还牵起来在对方眼前晃悠两下:“这样就没问题了。”

“这是什么意思?”斑可没有陪着对方疯的想法。

“你在我后面的话,总有一种不回头确认一下你就会消失不见的感觉,但是一直回头又太麻烦了……所以,并肩而行吧,斑!”

斑一瞬间睁大了眼睛,又转而愤怒起来:“你总是这样!千手柱间!”

对方又摆出一张无辜的脸,就像完全不明白自己在火大什么。

“事到如今,你不会以为以前的一切都一笔勾销了吧?”斑用力地甩开对方紧握的手,“还是那么天真!”

“你果然还是没有原谅我吗?”柱间失落下来,“那个时候你大概以为是最后……才会那样说的吧。”

斑只是哼了一声。

这让柱间更加消沉了下来:“在…那一战之后,我想了很多——我反反复复地想我们到底是怎么走到那一步的:火影的位置当初果然就应该坚持让你来……还有那个时候如果我更多地调解好村人对你的看法就好了……我如果缠着让你把话讲清楚就好了……更多地体谅你的心情的话是不是就会有所不同……”

“你!真是够了吧!!”

柱间不明所以地抬头。

“这边……很荒凉吧?”斑低下头,掩住了自己脸上的表情,“不会有人过来的样子……不过就算有人也没办法了,我们来算算总帐吧?”

“斑,你不会又想和我打一架吧?在地狱我们的查克拉是没法外放……”

“打一架?”斑截住了对方的话头,“好让你再从背后捅我一刀吗?”

柱间闻言瑟缩了一下:“那个时候……我…果然还是错了,虽然是误会,但是如果你因此而恨我……我也…”

“啊啊!我真是忍你很久了!”

“……斑?”

“小时候时候也是,结盟的时候也是,战斗的时候也是,最后死之前也是!”斑猛然抬头恶狠狠地盯住柱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呢?!”

“?!”

“再少一点就好,再多一点也好!为什么是现在这样呢?!”斑一步步地逼进,把柱间逼退到了石壁边上,“我对你的占有欲,快要沸腾得满溢出来了啊!”

斑伸手卡上柱间的脖子,一手撕开了对方的衣服。

柱间因为斑突然爆发的举动一时怔住了,直到上半身近乎赤裸才堪堪反映过来,反手抓住对方手腕:“斑,你在说什么啊?我们是最好的……”

“是的,我是你的战友!是你声称不可或缺的同伴!是你认为心灵相通的挚友!”斑用苦无狠狠钉在柱间的脖子旁,锋利的刀刃擦出一条鲜红的血痕,“但是我的内心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你是知道的!”

“斑……”柱间温柔的黑眸里一下子染上了痛苦。

“不想手脚也被钉起来的话就不要乱动!”斑的眼睛里显露着的是万花筒写轮眼,“你知道我心里一直在想什么吗?那只野兽一直一直一直叫着要我把你撕碎、把你吞吃入腹呢!”

“你就有那么恨我吗?”

不顾柱间的小幅度挣扎,斑用布条紧紧缚住了那个朝思暮想的执念对象。

“你还是一样完全不理解我啊!”斑恶意地探上对方的下身,“千手柱间!”

斑趁着对方的惊愕,用布绳封上柱间的口。

“不用说话!坏人就全部由我来做,你只要保持你那圣洁慈悲的模样就可以了。”斑凑到了柱间耳边,“要坚持住,不要被我拉扯着一起堕落了啊~我的…柱间!”



嗯,接下来……@白色的象群 快开车!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