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旧作翻修+搬运】【ECE】Recall/唤醒(全面回忆AU) Ture End

失忆双重间谍!Erik,抵抗组织领袖!Charles,电影《全面回忆》AU


先留两行给还在锅里炖着的肉放链接,EC一篇,CE一篇

万一我成功炖出来了呢?!


原本文章里的内心活动是用 斜体字 的,这边用的是 下划线



Ture  End

 

 

“随着坠道这一长期经济政治压迫的象征彻底毁灭,侵略也被终结,历史将翻开新的一页……”


大银幕上滚动的事件报道带来激动人心的喜讯,殖民地的人们纷纷走上街头欢呼雀跃,这一切美好地简直不真实。

 

“……现实世界的墙将整个崩塌,一秒前你还是拯救抵抗组织的英雄,但接下来,你又将是Shaw的心腹爪牙,你的确可能拯救世界,但在你终于回到现实世界后,你将……”

 

“真不敢相信,这一切就像一个梦!Charles,我刚刚想到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这一切真的是一场梦呢?”

 

“那就趁着梦醒前赶快吻我吧!”

 

 

Emma静坐在病床边,只是默默凝视Erik那张棱角分明的英俊侧脸。

 

“Emma,别太难过了……”Azazel盯着她面无表情的脸,顿时觉得自己这句话根本没有什么作用,“我当时应该再努力一点的!我甚至紧张地没有提起他手臂上根本不见了绘忆的印章这个关键的……”

 

“你做得已经够好了,Azazel,我当时就在那儿,你的劝说让人无从辩驳,那是Erik自己的选择。”反倒是Emma看到Azazel的懊丧样子而在安慰他,“很感谢你在这种情况下能帮助我进入到Erik的梦境,不是谁都有勇气面对这个的,很少有人被一把枪指着还能不慌乱。”

 

“因为我知道那不会对我造成伤害!可Erik这个蠢蛋居然宁愿选择虚幻的梦境!”Azazel略慌乱地将目光移向正在病床上沉眠的老友,为这位漂亮的女士打抱不平。

 

“曾经我以为我们很像,都是理智的现实主义者,清醒地意识到在这个糟糕的世界上,我们都是孤身一人。”Emma起身整了整衣服,“而现在我终于知道,他居然是个理想主义者,会为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境而牺牲一切。”

 

Emma站在床边,注视Erik的眼神里满是悲哀与怜悯:“就这样让他沉眠吧,生活在完美的虚幻世界而不是残酷的现实,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Farewell,Erik……”

 

 

—Ture Ending  End—

 

 

 

 

 

等等!先别打我!我还有遗言!!

 

有喜欢这个真•卧槽•结局的看到这里就可以了!

 

但作为一个亲妈,窝表示这太心塞了,于是……

 

TureEnding Patch.exe   Loading……

[真结局补丁.exe   运载中……]

 

 

 

Azazel陪着Emma一起走出病房,当Azazel先一步搭上门把手为Emma开门的时候,Emma忽然出声:“另外,你好像误会了什么,我可并没有伤心欲绝。我与Erik的婚姻只是一种商定好的互利,为了方便彼此通过工作上的审查,顺便挡掉彼此的麻烦。只要我们中任何一个人提出来,就随时可以结束这段关系。”

 

Azazel几乎僵在那儿维持开门的姿势一动不能动:“所以,你……”

 

Emma微笑地意味深长:“我的离婚申请已经在昨天被批准了,我现在是单身……Erik也是~”

 

Azazel忽然发现Emma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把微笑和前半句话送给了自己,而把意味深长的表情与后半句话投向了门外,这让他不禁好奇地随Emma的目光望向门外。

 

而一瞬间,Azazel觉得自己一定是看到了一个鬼魂:“How is this even possible?!![这怎么可能?!!]”

 

一个棕发蓝眼的年轻人正尴尬地站在门口,试图向他们解释:“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偷听,我本想等你们离开再……”

 

Azazel完全没能理解飘散在空气中的那段话语,他只是瞪大眼睛,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这个活人身上,毕竟,换作是谁都没办法对这种情况泰然处之的:Erik——他最要好的朋友,可是为了眼前这个家伙,就那样冷酷无情地朝他头上来了一枪啊!

 

“Charles,你在门口磨蹭了多久!怎么还没进去?”一个由远及近的女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氛围。

 

“哦!”那个年轻的金发姑娘直到快步走近,才发现了还在门口的Azazel与Emma,她迅速地正了正身上的白大褂——Azazel这才意识到那个叫Charles的青年也是同样的白大褂装束——并向他们友好地伸出手:“Hi!你们好!你们是Erik的家属对吧?非常感谢你们没有起诉Hank,因为绘忆公司之前并没有为隐性的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患者——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双重人格——植入记忆的先例,所以Hank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虽然原则上他没有什么法律责任,但还是很感谢你们的理解!”

 

Emma接受良好地和她握了手。

 

而那个金发姑娘在看到Azazel仍旧维持的那副见了鬼的表情后反应过来:“哦,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Raven,这是Charles,也就是Dr.Xavier,他是精神领域的教授级专家,这几周以来都是由他负责诊治的Erik。”

 

“这…这怎么可能!!!”Azazel大脑一团混乱。

 

Raven皱眉对Azazel奇怪的反应表示不解,反倒是Charles大概明白了缘由:“你一定是那位进入到Erik梦境里的朋友对吗?”

 

Raven在Charles直呼Erik名字的时候表情古怪地挑了挑眉,而Azazel则点点头,急切地想知道这见鬼的一切是怎么回事。

 

“Hank——也就是那位绘忆操作师,同时也是个出色的记忆编程师,他还是我的妹夫。”Charles向Raven的方向示意了一下,向Azazel和Emma表明他们的兄妹关系,“他借鉴了我们的形象与性格创造出了那份记忆里的一些角色,这大概就是你们也许会在Erik的梦境里见到过我们的原因。”

 

“这是因为要塑造一个虚拟的完整的人物实在非常有难度,Hank在取得我们同意后将我们的形象性格编入了其中几个记忆。”Raven也终于意识到了局面的诡异,努力忍住不厚道地笑场的冲动向他们解释,“希望这没有给你带来太大的困扰。”

 

Azazel反应过来之后,也只能一边嘟囔着“这感觉真TM诡异”一边向他们点头。

 

 

在礼貌地与Azazel和Emma告别后,Raven关上房门,缓缓踱到了已先一步进入病房的Charles身边。而她的哥哥对此毫无知觉,正出神地望着病床上的人。

 

Charles的眼神失焦,既凝视着Erik,却又仿佛穿透现实、望向不知明的所在。

 

啊哦,这可不太妙!Raven由衷地期望这种状况不要再出现了:“Charles!”

 

被大声呼唤名字的Charles惊得一个激灵:“Raven!你吓到我了。”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容易受到惊吓的人,Charles,你知道你最近状态不对劲吧?”Raven眼里满是担忧,“自从你开始亲自进入他大脑的治疗后你就经常走神,你必须停止这种危险的行为了!”

 

“NO!”这次轮到Raven被Charles激烈的大声反对吓了一跳,但这只是加深了她脸上的担忧。

 

Charles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过激反应,胡乱地抺了一把脸,将所有疲倦与困顿藏起,调整了表情,让自己恢复到往日的平和:“如果我能尽力稳定他的精神世界,也许就可以等得到我们将‘唤醒药剂’完善,他就不需要切除脑前叶了——你我都知道那种方法根本不算治疗!Raven,我在挽救一个人的生命!”

 

“那你的生活怎么办?”Raven却尖锐地指出了Charles正竭力避开不提的事实,“你一边没日没夜地进行疯狂的研究,而休息的时间则全部在进入他的大脑……你我也都知道这有多危险,你又能撑多久?”

 

“只要撑到药剂完善就好……”

 

“再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崩溃的!”Raven眼睛里流露出深切的恳求,“Just let it go,Charles!你没办法拯救每一个人的……”

 

“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梦境中死去?药剂就要完成了,Raven!它已经离成功这么近了!”

 

“不要和我摆出那副悲天悯人的Dr.Xavier的嘴脸!Charles!就算药剂在理论上完成了,也不足以立即投入使用!以前我们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病人在我们接手后死去,相比之下这已经够好了,我们已经竭尽我们所能了!而你到底在执着什么?”Raven觉得很恼火,因为Charles从来不对她用那种完美中带着点虚幻意味的“Dr.Xavier”的面目说话。

 

“因为这是Erik!”Charles那双湛蓝的眼睛因点缀上强烈的感情而显得更加耀眼夺目。

 

“天啊!”Raven猛然捂上嘴,这太明显了!她有些奇怪她之前为什么没意识到,大约是因为这简直荒谬!“你爱上他了!!”

 

Charles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任何反驳的言辞。他只能挫败地把自己的脸埋进手掌,发出一声模糊的叹息。

 

“这太荒谬了!Charles!你都没有和他进行过一句交谈!”Raven试图让她的哥哥从这种可笑的感情中清醒过来,“你根本不了解他,而突然间你就爱上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患者?我可不相信你吃一见钟情那套!”

 

“我……我当然了解Erik,Raven,我深入了他的内心!几乎没有人会了解另一个人到我们的程度了……”Charles望着Erik的眼神无比柔和。

 

“那是虚幻的梦境!Charles!那里什么都可能发生!”

 

“不,不止这些!你认为他的梦境为什么会那么不稳定?我想我们曾经见过一面,在奥斯维辛纪念馆!Erik Magnus也许不记得,但Erik Lensherr却认识我……”

 

“你们一见钟情了?”Raven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没有。”

 

“你们一起进餐了?”

 

“没有。”

 

“那你们互留了电话号码?”

 

“没有……Raven,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甚至没有交换姓名!当时他看上去状态十分不好,而我只是陪他下了一盘棋!”

 

Raven尝试冷静的企图已经完全失败,让Charles认清现实的迫切心情几乎使她全面崩盘:“ForGod Sake![看在上帝的份上!] Charles,你根本不算认识他,而他就是个天杀的陌生人!甚至还患有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

 

“我已经成功整合了他的双重人格!Raven,抱歉我之前没有告诉你,我本想等他完全稳定之后再……”

 

“How?!”Raven被巨大的困惑暂时阻断了怒气,“你甚至不可能和他进行交流、对他进行心理辅导?”

 

“他现在的状态有些像催眠,所以在他的意识里,我利用梦境里发生的一切引导他表里两个人格融合了。”

 

“你居然……Charles!”担忧的怒火在短暂的按捺之后燃烧地更加炽烈,Raven根本无法克制住自己朝他大吼的冲动,“你可能会死在那里!!没人敢如此深入另一个人的意识!在那种情况下你根本没法保持自我!我真该高兴你现在居然还能和我说话,而不是瘫痪在床、迷失在别人的梦里!”

 

“但我成功了!这证明我的理论是正确的:梦境的确是沟通潜意识的渠道。你明白这将治愈多少人吗?”

 

“没有其他任何医生会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而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病患,Charles,除了你这个傻瓜!而现在,看看你!你就在一个虚假的梦里爱上了你‘见过一面’的陌生患者!”

 

“Raven……”Charles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将他所经历的一切转化为语言,“我在那里只保留了自我意识的核心部分,你不知道我们共同经历的一切……”

 

仅仅只是忆及梦境的碎片就简直要让Charles战栗起来:“Erik和我……God!我真想知道该怎样表达这种感觉!”

 

Charles用目光细细描摹着Erik的轮廓,最后用一直悬而不决的指尖轻轻触碰Erik,小心翼翼地握上他的手:“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失落的另一半,世上再没有比我们彼此更契合的了!”

 

Raven看到Charles脸上闪过他自已都没有察觉的迷恋、痛苦和爱意,那是Charles从来没有显露过的神情,这让她意识到Charles是真的深深陷进去了,而她完全不想知道阻止他的后果,更无法想象Charles如果救不了Erik又会怎样……

 

Raven沉默之后长叹了一口气:“五天。这是你和他可以撑到的极限了,我们必须在五天内完善‘唤醒’药剂!而我会帮你向上面打一份试验药物的申请报告……”

 

“谢谢你,Raven!”Charles给了Raven一个感激的拥抱。

 

“Charles,我的哥哥。”Raven安慰地抱紧了对方,“永远不必对我说谢!”

 

 

“你想好了吗,Charles?”Raven小心翼翼地瞄了瞄Charles眼里的血丝,“你没必要亲自给他注射的……”

 

“我会亲手将他唤醒!”

 

面对如此执拗的Charles,Raven心乱如麻。

 

药剂真的能成功吗?先不说科学理论,理论和实践从来就相差甚远,更不用说这种近乎奇迹的药物了。万一…没有成功的话,Charles该怎么办?!!

 

但现在,Raven只能注视缓缓流淌着药剂的导管,默默在心里祈祷。

 

 

“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了,Raven……它应该在十分钟前就起效的!”Charles眼中的希望越来越黯淡,渐渐酝酿成了自我怀疑与痛苦的绝望。

 

“我们对时间的预估不一定准确,Charles,多给些耐心……”Raven除了安慰之外还有什么话可说?想像一下如果是她的Hank躺在那儿……她现在可以充分感知Charles所遭受的每一秒钟的煎熬!

 

但此时,即使是Raven这种苍白的安抚也成为了唯一可以支撑Charles的浮木,它起了效果,让Charles抓紧自己的手腕,还不至于现在就溺死在恐慌之中。

 

……

 

“所有的生理指数都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准了,为什么Erik还是没有醒过来?!”Charles此刻已经停止了来回踱步这种让人烦躁的行为,但无力地瘫在床边的椅子上也完全不是Raven愿意看到的景象。

 

“也许只是……”Raven发现,要将自己之前为此种情况已经打了几千次的劝慰腹稿说出口是多么的困难,她要怎样才能在Charles仿佛一触即碎的表情下,残忍地戳破那并不存在的希望泡沫呢?

 

但Charles已经意识到了Raven含在口中没能吐露的话语,那使他彻底放弃了自制。

 

Charles双手握上Erik的手将它抵在自己额上,仿佛这种近乎祈祷的姿势可以带给他奇迹。

 

“Wake up!”

 

“Please!Wake up,Erik!”

 

“Just wake up,please!”

 

“Do this for me,Erik……please……”

 

“WAKE UP!”

 

 

Erik用上所有的意志来响应那个呼唤,他睁开了浅绿色的双眼。

 

眼前的人一头柔软的棕发,一双蓝得不可思议的眼睛里蕴含着泪水,而那张略显天真的脸上满是焦急与欣喜:“你还好吗,Erik?”

 

Erik缓慢地眨了一下眼,对周遭的环境呈现出的一切略有些迟疑,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I'm fine,Charles。”Erik专注地凝视着眼前的Charles,知道他找到了整个世界。

 

 

—The End—

 

 

其实好想让Charles王子用真爱之吻吻醒睡美人Erik啊啊啊啊啊!!【泥垢!】非常感谢大家一直包容地把这篇狗血的旧文看到了最后!搬运到此结束啦!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