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泓川联文】所有人都觉得我和唐川是一对(六)


泓川交流群【512480403】的联文


对不起好像我的画风特别不一样OTZ
为了防和谐所以少年们的道具车并不豪华
为什么是短小君因为怕爆字又把文栽手里了


上一棒是@陆个柏 
下一棒@小柒——差不多该废了 


(六)

学生手机上顿卡的页面不大,里面的几百个字却不简单。

…………
复习与笔记与题目已经不重要了,唐川的手臂紧勾住石泓,即使自己为此被吻得七荤八素的。

石泓终于捕捉到了这只骄傲的小孔雀,他几乎是把唐川牢按在椅子上,接吻的同时解开了唐川的皮带,又顺势将它抽了出来,趁着唐川失神的时候将他的手臂与椅背束缚在了一起。

“石泓?”唐川发出小小的疑问,却没有挣扎,也没有阻止石泓解开自己衬衫的举动。

石泓眼神暗沉地看着唐川目光迷离,唇上被吻得嫣红,素来笔挺的白衬衣敞开着,露出胸口的红豆,颈瘦的腰上还有着往下延伸的人鱼线,被解开的裤腰根本遮不住小唐川情动的迹象。

唐川被石泓一寸寸注视得身体都泛起了粉色:“别、别看了,石泓……”

“今天很热。”石泓的回话却让唐川不知所以,只见石泓从一旁用来降温的冰堆里拿出一小块碎冰,划着圈触碰上他的乳尖,“来降降温。”

同时,石泓也嘬上了他胸口的另外一点,冰凉与火热的不同刺激让唐川差点叫出声来,但那声音到了嘴边却化成了一声呻吟。

石泓一边抚慰着小唐川,一边按着冰块在他的身体上游走,唐川终于知道为什么石泓要提前把他的手绑上了,因为这样他就只能扭动着身体避无可避地承受石泓所给予的一切感官。

感受着冰凉的触感往下去的迹象,唐川终于不再紧咬牙关开了口:“哈啊……石泓!”

石泓却凑过来又吻上了他,堵住他即将出口的呻吟——冰块终于划进了他的内裤里,轻轻地擦过柱身又继续往下方进发。

唐川瞪大了眼睛,眼角泛起了红色,那种强烈的刺激带来的身体快感是他从未体验过的,化到只剩一点的小碎冰居然和手指一起被石泓推进了那里!

紧接着唐川就被石泓褪下了裤子,打开了大腿,下身被摆成了一个M状的姿势,加上他双手被缚,所有的私密部位都在石泓的眼里一览无遗
…………(页面到此结束,大家可以自行想象镜子、记号笔、毛毯上等后续PLAY谢谢)

石泓第一次恼恨起自己过于良好的记忆力,以致于那些文字在他脑海挥之不去,几次三番让他在计算时出了错。

本以为手机上只是些小女生的妄想,但同时出现他与唐川的名字却让石泓不得不在意起来。批改学生题目简单却又错误频频的作业对石泓本就类似于一种折磨,偏偏心里还打着一个结。

终于,石泓扔下红笔,打开电脑把记下的网址输入进去。


《惊情十六年》

高一开学的第二个月,谁也没能料到,一场再普通不过的地理考试竟能改变两个天才少年的命运轨迹……

…………

……目光温柔地注视着熟睡在怀里的唐川,那份温暖的重量让石泓感觉到,时隔十六年,自己的生命终于又重新完整了。

—TBC—


正文页面拉到最下方的三个字母,石泓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一直绷紧了全身,脑中的条理逻辑仿佛被全盘打碎又重新组装,却再也无法恢复原样,曾经运作良好的推理齿轮生了锈一般在吱咯作响……

石泓从来不关注文学,除了当年不得不对付的语文卷子,他还没有这么认真地去阅读过如此文章。连石泓也不得不承认作者的笔力,其中细腻的、青涩的、纠缠的、心痛的情感令人遗憾而惆怅。

文章的一切都泛着真实的岁月色泽,让人忍不住相信故事的存在,只除了一点,主角的名字叫作……唐川和石泓。

先不论缘由,会写…不,能够写出这篇文章的只有他、唐川…罗淼和陈婧?

作为当事人之一,石泓当然清楚在小树林那次绝对不是像文章里写的那样,“因为他们大学志愿不同而引发争吵,之后他甚至强吻了唐川,接着就是被推开和一巴掌”。

他记得那天照旧在小树林争论题目的时候,唐川的眼睛里进了沙子,眨了半天,眼睛都红了也没好,难过地伸手就要去揉。他那时候也急了,把人制住之后就凑上去帮唐川吹沙子。唐川被他弄得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难受之下推开了他,还嫌弃地拍了他一下,但沙子也的确没了——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他吹的那口气还是因为唐川泛出的汹涌眼泪。

十五年九个月又十四天,这应该才是向来只对数字敏感的石泓会记住的事情,但他却同样记住了沙砾那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记住了那天唐川泛红的眼眶,记住了震颤睫毛上悬挂的小水滴,记得唐川向来骄傲的脸上划过泪水的模样,也记得那双黑亮的眼睛里一如既往地盛满了星光。

石泓抬起头,望向窗外,那是城市夜空早已见不到闪烁星星的暗夜。

点击掉屏幕右上角的小叉,石泓轻轻地呼出一口气,重新拾起了桌上的红笔。

如孔雀般骄傲的唐川……

我唯一的…挚友……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