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录

博爱的亲妈党~

【川泓川】理性世界2


唐川在石泓死刑之后带着疑问重置了时间线,回到石泓最绝望的时刻敲开了对方的心门。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趋势发展,而关于过往的疑虑却如影随形……

CP川泓川清水无差

【爆字了所以原本的章二还是拆成了两章】



“唐教授……”

“……是过度通气综合征…” [1]

“唐教授!”

“请保持镇定…平缓呼吸…唐教授……”

模糊的声音环绕在耳边。

唐川强撑着从窒息的心悸中恢复过来,疼痛、麻木夹杂着濒死感让他一时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是怎么……

唐川在医疗床上蜷起身子,低头入目的是手中紧攒的《反证黎曼猜想》。

是了,他回来了。


原来……时间重置是这样发生的。

对物理的理解让唐川不像其他人一样,对刚刚发生的一切毫无概念。

他当然清楚,时间不是一根绷直的丝线,如果能拥有时间旅行者的视野,那么所有时间的可能性就像是立体交错的三维曲线,交织缠绕着,形成壮丽的时空云图。

可悲的,幸福生活于四维的人类只是在混沌中随机地被选定了前进曲线,盲目地朝着自己的未知走下去。就如同……

死刑之后,他没有流过一滴眼泪,收好四色问题,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归了日常——回归了他那日复一日、单向前进的线性生活。

他以为能处理好一切,只消将自己投诸于科学实验,告诉自己:他没有失去什么,就像他过去十六年也没有拥有什么一样。

但唐川忘了,石泓早已亲身为他验证过,由人类构建的理性世界就像是永远不可能存在于世的永动机,即使最微小的摩擦也会渐渐聚集,终究会汇成阻力的洪流,倾泄而下。

无意间在实验室书架上再次触及《反证黎曼猜想》是一个概率极低的意外,它由于被旁侧的书塞夹太紧,被连带着抽出、又扑棱着落了地,深掩其中的演算稿纸静静地飞散在一旁,就像其它任何已消失世界的最后遗迹一样,承担职责而静默不语。

唐川盯着它,一直以来被压抑的痛苦突然就这样在心中爆发开来,伴随着过往的记忆如潮水汹涌,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不把人溺毙绝不罢休。

石泓……

那个睿智而沉默的石泓,少年时脱离喧闹人群独自做着算法的石泓,成年后背着沉重挎包穿行过复重街道的石泓,在讨论时会对自己笑得温柔的石泓,在比试时会流露出骄傲的石泓,一晚上就解出了验法错误的石泓,在打球时笨拙却又在登山时游刃有余的石泓……

“别忘了冬天再来看看,是另一番风景……”

唐川痛苦地按上胸口,心因转化的生理疼痛太过剧烈,他甚至没法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心脏在胸膛中疯狂地跳动,要求他呼吸快一点、再快一点!

他的意识开始抽离开来,时间在这一瞬像是停顿又像是永恒,一团混沌的色彩在眼前爆炸开,维度上各种的现实与可能性如烟花般绽放散落……

“有人说过你不正常吗?竟然在地理考试上证明数学问题……”
他们相遇的时间点……

“我们轮流出题考对方,谁答对得多,谁就是最聪明的那个……”
他们相知的开始……

“从毕业那天算,十五年九个月又十四天……”
他们偶然的再逢……

“你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真羡慕你……”
他们注定的相疑……

“设计一道别人解不出的问题,和解答那道题,哪个比较难?”
他们的…歧路……


太多了…选择太多了……每一句话、每一个决定,都会带来细微的变化,而蝴蝶在大洋彼岸扇动的翅膀,又会否在时间海洋泛起涟漪,在最后,掀起推翻一切的风暴?

一个人的肉体和精神特征,不过是他身体中粒子排列方式的体现,确定了粒子的排列方式,就确定了一切。

可他要怎样才能确定石泓与他的一切组成?变量太多,常数太少。他迟迟在扼杀了对方之后,才明晰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意,而他们的死局却早已铸成在无人知晓的地方。

有界无限的时空的云中蕴含着他们所有的可能性,他们相逢的、未相遇的、分开的、不弃的、爱上的、不相交的、杀死的、迟暮的……所有黯淡的色彩与瑰丽相交织错嵌,在进行着永不停歇的变幻。


“别去想,你的心自然就会为你找到最适合的时间点……”

唐川骤然想起父母叹息般的话语。


是的,父母曾经告知过他这种完全背离了物理学体系的家族遗传病。

那时刚成年的唐川对于自己的科学世界观深信不移,除了时空被弯曲成莫比乌斯环而形成的“类时闭合曲线”之外,他不承认任何其它时间旅行方式的可行性,更对父母所谓亲身经历过的“重回过去”嗤之以鼻。[2]

父母讲述的经历否定了时间旅行之后“丧失自由意志”与“不能触及历史”的说法,但如果就此按照主流物理学家支持的“多历史时空”假说,他一场遗传病的发作就能产生平行世界,未免也太荒谬了一些。

虽然他的认知如此,但既然这个话题能让一心想让他成为警察的父母对他在物理研究上的行为有所包容,少年唐川也就学会了顺水推舟——他向来是会妥协之后为自己争取利益的那个,不像石泓那样极端到为了某样东西便可以投身一切。

他们是如此地相似而背离。


对于唐川来说,数学是一种非常实用和顺手的工具,借助它,可以探索广阔的物理空间,简单公式的重复应用便能描述极其抽象的概念理论。几千年前即被发现的的勾股定理,变换之后却可以推导出相对论的核心公式“相对论因子”,然而要验证物理理论的正确性,实验才是检验它的唯一标准。[3]

但对于石泓来说就完全不一样了。数学是他的生命,它们就像幅画,一幅看不见颜色的画。对普通人来说可能不好看,但对他来说这就是一切。

唐川忽然想起高中那会儿,他们一起搭乘一趟车,车子被司机开得让人歪来倒去,下车后他便赌气抱怨说车牌号码1729这个数字太蠢。石泓却摇了摇头说,在可以用两个立方之和来表达,且有两种表达方式之中,1729是最小的。

石泓能看到隐藏在事物表面下的本质规律,并用数学的方式表达出来。

如果凑近,看到每片雪花的形状、每颗砂砾的棱角,那么就可以发现万事万物都有规可循——光里的颜色,水面的反射……在数学中这些规律以不可思议的形式展现出来,美丽非凡。就如同初次见面时,石泓所追寻的:好的定理,也必然有美妙自然又简单的证明。

唐川闭上眼,放任了自己的思念与感情,向那宏大又渺小的世界伸出了手……


等唐川平缓过呼吸,才和一旁心有余悸的数学系教授表示歉意和感谢。

只是和唐川路上遇见,刚讨论了两句失败的数学论题就看到人抓着胸口痛苦倒地,也着实让这位老教授受惊不轻。面对才刚恢复一点就和自己请求想留下《反证黎曼猜想》的年轻人,老教授哪有不答应的,也不再管警队挂职的副教授为什么会对数学感兴趣,只尽快不失礼地关心完对方身体,便飞似逃了。

最合适的时间落点……唐川看了一眼日期时间,将这本尚且崭新的数论按在胸口,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TBC—


[1]过度通气综合征:又称“过呼吸”或“换气过度”,发作时患者心悸、麻木、眩晕,因感觉不到自我呼吸而加快呼吸,导致通气量超过生理需要,使体内二氧化碳浓度过低

[2]类时闭合曲线:因为时间是单一方向前进的,如果把它扭曲成莫比乌斯环的形状就可以回到过去,这符合“爱因斯坦-罗森塔尔桥”的特性,可以当作虫洞理解

[3]相对论因子:又叫洛伦兹因子,是狭义相对论的基础公式,可以由我们熟悉的勾股定理推导出来。顺便给对物理有兴趣的GN们推荐一下《时间的形状》这本有趣的书。

特别感谢@尹酱(。・ω・。) 在上一章提供的心理学支援,也感谢@subconsciousDD 在本章提供的理科支持


PS:下章会画风突变成粉红色预警

评论(4)

热度(36)